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7年4月11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DM是一種信仰(下)


        Depeche Mode (下稱DM) 是一種信仰,也多得當初Vince Clarke毅然離隊的決定,如果DM 繼續由他主導的話,恐怕也不能走得這麼遠,那麼久,正如《A Broken Frame》純為証明他們3子的實力再出發,《Ultra》亦有相近似的類比認同,事實是自Alan Wilder加入後,多得他密密留守幕後製作功不可沒,由《Construction Time Again》到《Songs Of Faith and Devotion》為止,DM真的一步一步向前蛻變起革命,驚喜不絕碟碟新,DM信仰如此油然而生,就如八十年代香港唱片公司的宣傳字句「帶領潮流,創造明天」,他們真的成功做到。

        記得Martin Gore曾表示過:「不要再找太熟悉Depeche Mode的音樂人做監製」,1995年當Alan 離隊後,三元老回歸的《Ultra》專輯,找來百分百DM信徙Tim Simenon (Bomb The Bass)監製,某程度上,少不免是有尋覓替代Alan位置的意圖,適值DM人事重災過後求變期,開始嘗試從招牌暗黑低調電音,跟藍調搖擺Band Sound共融一體,其實整體水準尚算不俗,好幾首Side-Cut如《The Love Thieves》、《Sister Of Night》、《Freestate》及《Insight》仍屬上乘之選,可惜,成果未如DM所願,最終被他們視為仍未回勇的經驗之談,也是他們至今唯一沒有舉行Tour的專輯作品。

        然後,正如上集提及2001年由另一信徙LFOMark Bell監製《Exciter》,實是DM近十幾年最被underrated的代表作,DM似乎汲取《Ultra》進退失據的兩難局面,暫時回返Electronica懷抱多一點,卻誘發有史以來最關鍵時刻,令Martin Gore有感以發對上告白,終於把心一橫,找來非電音監製Ben Hillier,重新建構DM藍調電音搖擺三部曲風貌後,來到第14張全新專輯《Spirit》,又有Simian Mobile Disco的英國電音樂手James Ford做監製,心水清的樂迷,應深明只因他曾跟Arctic MonkeysMystery JetsFoalsKlaxon等合作所致。

       信不信由你,是繼續同行,是中途放棄,在所難免,畢竟大家都長大了,時代也轉變了,由1981年牙牙學語《Speak and Spell》,到2017年革命精神《Spirit》,你又老了幾歲?DM三元老又何嘗不是?Dave GahanMartin早已移居美國生活十幾年,隨年累月,心境大不同是必然,創作方向轉趨追求更成熟Soulful的靈性合一,有目共睹,有耳共鳴,來到今時今日,作為DM信徙,只需欣然繼續Following The Path就是了,就如我們的至愛金曲《Walking In My Shoes》,換轉站在DM角度來看,他們亦只不過將當下心態跟樂迷分享,順其自然,心安理得。

        上張《Delta Machine》內,有一首好好聽的《Secret To The End》是出自Dave手筆,verse歌詞先提及「Oh Did I Disappoint YouI Wanted To Believe Its True」,到副歌就不斷唱出「The Problem Shouldve Been You.」我一直都覺得,此曲本是DM夫子自道的真心表白,一隊真正出色的樂隊,應是帶領樂迷向前同行,而不是跟隨受眾的步伐。

        故此,我們仍懷念以前首首sing-a-longDM光輝歲月之同時,也學會慢慢細嘗他們繼續前行的成熟韻味,這些年來,Dave從藍調搖擺找到不一樣的演繹新意境,兩張個人專輯突破故我,兩度跟Soulsavers合作更見騷魅昇華,縱使不是人聽人愛,亦無傷大雅;Martin則遊走於個人電音與DM藍調之間,先有VCMGVince Clarke重結電緣,後有《MGminimal technomodular純電音的樂而忘返,二人各自各精采,DM精神依舊長存不滅。

        下期預告,還有我對《Spirit》由冷到暖的終極分享。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4/4/2017)

DM是一種信仰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