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7年4月6日 星期四

《攻殼機動隊》: 未來就是當下


        完場時,聽到川井憲次1995年《攻殼機動隊》動畫電影主題曲《謠I》,份外感觸良多,屬於上世紀回歸前的未來憧憬,22年後,溫故知新,換來不一樣的感同身受,未來就是當下,戲裡戲外,今日香港,我們都是Kuze或Major (Motoko),被同化連線度日,電腦數據支配人生規劃的新世代下,一具具沒靈魂的軀殼,後腦就只欠一個插頭而已。


        將當年動畫版骨幹真人呈現,場景立體奇幻修復,新舊對照之下,對港人來說,這麼遠,那麼近的埋身同感,那種深入窺探的認真度,別於以往只借港做佈景板的花瓶處理,香港本是《攻》重要主角之一,由22年前一段歎為觀止的Montage,演變成今日的落區重塑,每一幕選景貼近民生實況,真實與虛擬共同體是這樣。

        整體側重動作名場面全新演繹,劇情變得簡化易明,Major Kuze本是同根生,跟MajorMokoto前世今生兩條主線互動,同屬「被消失」的殘留記憶體,Major先後進入Deep Web及勵德邨尋找身世之謎,走訪地下罪惡的油麻地,重現飛機越過九龍城的舊記憶,極富本土意識隱喻,我們何嘗不是身處一個人面全非的末世城市,「被消失」的檔案不勝枚舉,歷史遺物不斷更新刪除,連根拔起的本土回憶,港人身份最終跟Major一樣,別問我是誰?

        無論是引入《Innocence》的機械藝妓人偶,又或貨車司機如《Matrix》黑客上身的情節改動均見心思,結尾Spider-Tank大決鬥,換上銅鑼灣圓型天橋是絕配,雖沒有了摧毀生命樹的象徵意識,卻令原版的環迴槍戰設定更到位,壓軸火拼後,KuzeMajor說:「這裡已容納不了我們!」Major回答:「我屬於這裡!」是否為我們港人有感而發的真代言?

        美中不足,也是全片敗筆重災區,必屬Scarlett JohanssonMajor 「膠殼」造型,初睇Trailer已被那件仿透明又硬膠的「緊身衣」大打折扣,名副其實有「皮下之慌」反效果,既然明知不能像動畫原版全裸亮相,何不花多點心神採用後期CG加工處理,如今搞到Major身手欠爽,外型累贅,表現強差人意。

        至於不知所蹤的Tricky,是否如他為本片創作的《Escape》音樂所言,靈魂已逃離於攻殼世界外?

(原文刊於U Magazine@6/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