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8日 星期四

K歌正反兩面聽 : K灰曲滅


K灰曲滅

撰文:亞里安

        這個K灰曲滅的夕陽時代,一切咎由自取,K歌也有好壞,一首高水準流行曲也可登入K場待你獻唱,惟獨更多為KK又本末倒置的,蠶蝕樂壇攬炒陪葬。

        八十年代末,東瀛引入Karaoke熱潮,先殺盡上一代的歌廳酒廊,再促進本地「劏房式娛樂」新領域,日以繼夜唱不停,你扮阿倫我扮梅姐,人人如古巨基上身高喊「我真係好鍾意唱歌!」,熱唱公民歌星夢,一間間密室迴音谷工場,倒模生產多少沒靈魂的唱歌機器新力軍?

        一盤索K大業應運而生,連結電台力推原創風氣,開首尚算百花齊放,到K貨供不應求,最終殊途同歸,愈走愈歪,不是抄襲外國樂勢力,就是靠攏K市場為主導,孕育不成文的K歌規條:慢板情歌只得一種,Verse要鋼琴伴唱,Chorus3連音易記易唱,最尾一句一定要高音加假音,再稍作半秒停頓的假高潮,編曲夠煽動人心,然後,有一陣子又熱賣「密集式旋律」,挑戰一輪咀妙唱輪珠,甚麼好聲音好唱功,還不是一具賣藝機械人,傻的嗎?

        從此,年度頒獎禮盡是差不多的慢板K歌天下,首首鋼琴始動,個個企定定如泣如訴,悶足十幾廿年,歌者戀歌真心話,識聽必聽Side-Cut非主打,這些年的本地樂壇,就好似Deep Web一樣,大眾只聽表層,聽到悶悶不樂,是背後一群愚昧商人自欺欺人的一個大騙局,來到21世紀的今天,仍故步自封盲信最緊要好唱這套潛規則,如今連K場文化都沒落,索K大孽終於現眼報。

        千禧年過後,人人都是唱作人的新時代,又不是索K大的後遺症候群,承襲上世紀的濫情K歌基因,日染的病要等夜裡生,當下樂壇沒有新歌好唱不出為奇,聽一首等於聽十首是正常事,一味只求副歌搶耳,聽歌只聽副歌就夠了,手機鈴聲如是,試聽單曲如是,MV短打如是,即食文化的快閃愚樂,樂壇早已病入膏肓,兩年前一首《越難越愛》,前段Verse完全平庸乏魅,聽Live更無所適從,幾經辛苦才接到人人識跟住唱的副歌兩三句,這就是人氣大熱,更不濟,歌詞越填越大過天,是為歌者訪問易有話題性?還是大眾傳媒只懂「有詞共鳴」?十幾年前已有《越吻越傷心》,現在又來《越難越愛》,如此長期獨賣情歌,自取滅亡,死不足惜。

        KK不完,風水輪流轉,如今用家不愛唱K,卻反過來歌者接力唱,舊歌新唱靚聲天碟是救市奇觀,重唱別人的歌本是歌者出自內心的致敬行為,如今卻越來越公式化的K下去,同一處方以輕爵士配唱,追求原音真本色,不是人人合適,你有你Jazz,我有我唱,貌合神離,曲不稱身又如何,只需力銷靚聲錄音,列明外國印碟及24bit/96kHz全數碼,買碟聽歌者唱K已變成音響發燒友高檔玩意,想一想,其實我們好多年前已買票入場到紅館聽歌者現場唱K,君不見本地演唱會舞台上必備大量K歌式字幕電視屏幕?又是索K大孽另一成就貢獻。

(原文刊於JET Magazine issue 168 / August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