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6年6月14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No One Is Safe ~ 夢了,瘋了,倦了


        當現代社會瀕臨精神堤潰,我們已活在一個絕望的恐懼年代…

        最近,剛閱讀了意大利馬克思主義思想家Franco Berardi最新著作《英雄-大屠殺、自殺與現代人精神困境》,以上兩句是取材自書面文案,內容從探究歐美轟動一時的無差別屠殺個案,如何跟資本主義與現代人集體精神處境連線掛鈎,所說的大屠殺,包括停不了的校園槍擊事件,及公眾場所的隨機殺人…等,近15年來,同類個案愈趨瀕密,據Franco Berardi分析所知,這類大屠殺同時牽涉到引人注目的行動及自殺意圖兩種心理狀況,如將Andy Warhol名句「15 Minutes Of Fame」延伸,是自我存在認定的異常極端手法。

        香港沒有發生校園槍擊事件是萬幸,尚有槍械規管是何其重要,不過,還記得兩年前啟晴邨槍擊案嗎?你仍以為這裡好安全,活在當下,根本哪裡也不再安全,這一年多套荷李活電影不約而同出現同一句「No One Is Safe」對白是預警密碼,尤其身處香港,求生於如此病入膏肓,一個高度密集非常生活模式下,心理壓抑潛藏多少隱憂,再不分成人小童問題,好聽一點,我們以全球最聰明為傲,實則擅於「食腦走精面」才是真相,這個廢府從來不理甚麼是人滿之患,只懂搞出大量跨境罪孽,責無旁貸。

        如果有全球最老積的小童指數,香港應該繼續當之有愧,你看早前小學派位的新聞報導,還說甚麼求學不是求分數,改為「求學等同求婚有數」更貼合,用8百萬買新樓為成功報讀名校,足以開心過中六合彩,又每月豪花萬多元報讀不同興趣班,功利主導的普世價值觀,跟港女求婚無差別;若你有留意全程訪問,似乎就只得怪獸家長樂在其中,身旁的子女們卻木口木面沒表情,是內斂得一點興奮也不容外洩,還是有苦自己知?

        我會形容這是一場「夢了,瘋了,倦了」的怪獸家長競技賽,夢了,一切由他們的夢想出發,只憑「全為你好」四個大字,莫視子女的「真‧意願」,或許他們已全面受挫於資本主義失衡扭曲下,衍生的一個弱肉強食困獸鬥世界,深信適者生存而不被淘汰,盲從「起跑點是輸不起」的歪理,結果,我們的下一代會變成怎麼樣?

        2012年《我兒子是惡魔》主角Kevin曾經說過:「做一件事不需要有Point,這才是真正的Point!」好多校園槍擊策劃者的心路歷程跟背景不一樣,他們並不是瘋了才行事,獨立思考反比好多人更清晰,瘋了的是怪獸家長們才對,他們比任何人更恐懼未來,全心追捧「食腦走精面」世界觀,好像幾年前聽聞九龍區名校富家子弟,才只是小四學生,竟每月打本十萬元讓他們買股票學投機,亦有只得7歲小學生問家長:「銀行存款冇乜利息,點解唔開一個股票戶口?」8歲小孩子知道現時樓市高企,若然阿爺死後自己可以繼承物業賺大錢,跟著問父母:「阿爺幾時死?」

        絕望的恐懼年代愈走愈近,未來的下一代注定兩極化,一是特訓成魔,為生存弄盡「食腦走精面」手段爭上位做領導,禍國殃民;一是自然淘汰,陸續上演一幕又一幕大屠殺加自殺個案;沒錯,這個資本主義制度下的貪婪遊戲,從來都是貧富懸殊,當世界經濟愈低迷、失業率愈高升、社會福利愈縮減嚴重之時,也同是富豪們身家財產愈暴增好時機,因為平民愈貧困愈失業,借貸金融需求量愈壯大,我們根本玩不起這樣偽善的大富翁遊戲。

        倦了,最後怪獸家長才明白鳥倦知還,未免為時已晚,到時,倘若有子女苦主向雙親聲討「還我童真」,你還敢直言「全為你好」嗎?

        執筆時,美國先後又傳來兩宗槍擊事件,新生代女歌手Christina Grimmie中槍身亡,槍手吞槍自盡,而奧蘭多夜店亦有槍手擊斃50人及40幾人傷。

        當新聞已變成習慣,我們真的沒救了。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4/6/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