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0日 星期五

《十萬水急》: 死水豈能救近火


 《十萬水急》以1995年巴爾幹半島的一天,用黑色幽默笑看戰火人生百態,九十年代南斯拉夫內戰,聯合國和平部隊介入,按本旨辨事埋沒同理心表現,連當地翻譯人員也忍不住指著他們制服,怒責UN等同「United Nothing」,短短個半小時多的觀影體驗,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死水又豈能救近火呢?

  開場即來「死屍落井下石」阻水源,十萬水急由此來,如此四分五裂的領土變化,幾位主角不斷遊走尋繩路上,此路不行隨時朝令夕改之餘,玩完死屍,又有死牛阻路的地雷陷阱,向左走向右走,賭一舖還是又繼續等?

  國際人道救援組織做義工,一點EQ都不能少,保安隊長Mambru外冷內熱有心人,拍檔B是自得其樂的冷笑話掌門人,初來埗到的法國新力軍Sophie,再有Mambru舊女友Katya玩針對,這個尋繩組合,沿途絕對相形成趣。

  笑中有淚,小男孩Nikola,兩個皮球事件前呼後應,先欺凌後變賣,不一樣的成長印記,舊居中的遺犬背後,冷不防揭露身世之謎,童言無忌,不失小聰明,NikolaMambru一段擦身情緣,簡單直接的大愛同盟,觸動人心。

  值得一讚,導演選曲匠心獨運,傻B喪駕出場配The RamonesPinhead》夠瘋狂,以Marilyn Manson邪惡版《Sweet Dreams(Are Made Of This)》襯托混沌時勢下的潦倒民生,試問美夢何日來?小酒吧老闆誓死也不賣掉長繩,只因要留待自殺所用,再來Velvet UndergroundVenus In Furs》暗喻扭曲人心的荒謬,完場前,Marlene Dietrich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重遇這一天巴爾幹半島的所有人與物的夢太奇,花開花落知多少,明日又如何?


  沒有Lou ReedPerfect Day》來個大團圓,因為根本就沒有完美的一天,卻有《There Is No Time》好好反思,一句「There Is No Time For My Country Right Or Wrong」盡在不言中,最後一場大雨只是暫緩清洗太平地吧!天有眼,淚有時。

(原文刊於U Magazine@9/6/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