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6年3月4日 星期五

《尋找怏樂的鎖匙》:心鎖還需心自開


  海報上見到阿爾柏仙奴一臉無奈抱著白貓,配合《尋找怏樂的鎖匙》片名,活像積尼高遜《貓屎先生》變奏版,人到老年必自孤,貓屎先生幫鄰居暫養狗仔養出真感情,獨居鎖匠梅格漢亦愛貓多過愛人,兩人同樣個性古怪,不得人心,論心理狀況,梅格漢全程更傾向迷妄混沌不歸路,一切心鎖還需心自開。

  主線不是老人與貓,而是失去愛的聯繫,梅格漢終日念念不忘舊愛,自言自語寫情書到「無此人」地址,一個人如何打發時間,生活循環於幫人開鎖、飲酒、玩彈珠機、每星期五到銀行入數跟女職員Dawn談貓說狗…之間,幾枯燥乏味,前半段導演刻意將梅格漢拍出極迷幻模糊感,不斷借幻聽聲效來凸顯他逃避現實世界的失聯抽離心態,手提鏡頭實驗味濃。

  梅格漢跟兒子心病一觸即發,戲味不俗,以電視台節目質素比喻愛兒從沒有任何一齣好戲,對白拍案叫絕,與Dawn晚餐約會,卻不斷盛讚舊歡是完美佳人,百分百不懂善解人意,試問怎不失樂年年?

  開鎖跟心鎖互動緊扣,梅格漢以解開別人枷鎖為生,偏偏心鎖不能自解,貓兒吞下鎖匙多少潛藏玄妙契機,向孫女解說「看不見的風」故事,最後遇上默劇小丑送贈的神奇鎖匙前呼後應,那就是怏樂的鎖匙,眼不見不代表不存在,打開心屝,自會見到更多不可能的奇蹟,到時幸福快樂必然在附近。


  到底梅格漢是甚麼人?編劇沿途透過不同的第三者輪流憶述他的驕人往事,聽著一個又一個奇幻史實,不禁想起Tim Burton 《大魚奇緣》,當那個黑暗密室的真相之謎揭盅,梅格漢不再自欺欺人,克服心魔面對真相,心鎖自然解開,學懂放低是人生進程考驗之一,那日下午梅格漢在老居燒信,那艘最終沒有出海,同告一去不返的小帆船,生命中,一些人,一些事,情盡緣散總有時,快樂是免費,只要你識得點去搵。

        問題是:原屬於本土香港人的快樂鎖匙又在哪裡?是誰將我們受困於沒希望的愁城中?完場回歸現實,發現原來我們都是梅格漢,跟這個都市同告光輝到此。

(原文刊於U Magazine @ 4/3/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