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6年1月27日 星期三

亞里叭叭 : 天‧不‧容‧問


    《復仇勇者》最終是否人定勝天?Hugh Glass死去活來如亡魂追兇,John Fitzgerald人在做,天在看的終需要還,二人終極血淋淋生死之決,是人是獸不再重要;2016年回看一個1823年的真人真事,離場後,目睹商場內電視新聞接著報導銅鑼灣書店事件之所謂最新消息時,你可能也會不禁自問:「我們活在當下的時代,是否正在嚴重大倒退?」

        John Fitzgerald殺人父子,以為可以暪天過海,自編自導父子死亡版本,直至Hugh Glass大難不死,真相大白,人最後確是勝天,或許,這就是天網灰灰;不幸是,來到21世紀的新時代,光天化日下,我們卻活生生見證比John Fitzgerald更無恥更萬惡的黑勢力政權,企圖隻手遮天,混淆視聽,掩飾真相,等同一群扮文明的野蠻人,百分百跟現代文明思想步伐完全脫節的野蠻人,當一個野蠻人掌控的犯罪集團,居然可以明目張膽將一間人民書店強屈成一個犯罪集團,天是否真的不容問?

        有說我們都活在同一天空下,真的嗎?印象中,以前我們這裡是藍天白雲,19年前一個風雨交叉的回歸夜後,這片天開始風雲變色,你有看過多年前廉署某個反貪污廣告嗎?何止烏雲蓋頂,直情赤色風暴!

        你見過美國流行樂壇大師Burt Bacharach未?我見過…未見過又如何?我是他的忠實樂迷,愛聽他的音樂作品就已足夠,你自以為是,不可一世地說你見過,再問旁人見過未的話,又是否想表示你的身份地位有幾特殊,又是否可以等同你跟他同樣有非凡的音樂才華呢?如此一句半鹹淡廣東話內容,足以顯示扮文明的野蠻人集團成員是何等井底之蛙,不愧為創蝌最佳人選,蝌蚪當然任佢創。

        2005年,當時77歲的Burt Bacharach發表一張頗破格的個人專輯《All This Time》,找來Dr.Dre 合作嘗試與Hip Hop接軌外,更是出道半世紀以來首度親自參予填詞,眾所周知,Burt BacharachHal David從來都是最佳拍檔,一曲一詞,媲美本地的顧嘉煇與黃霑,碟中有一首名為《Who Are These People?》作品,完全是Burt Bacharach對這個地球所有國家領導者,作出不平鳴的控訴與質問。

       Who Are These People That Keep Telling Us Lies
       And How Are These People Get Control Of Our Lives
       And Wholl Stop The Violence Cause Its Out Of Control?
       Who Are These People That Destroy Everything
       And Sell Off The Future
       And What Kind Of Leader Cant Admit When Theyre Wrong?

        沒錯,當時我都好想問:「呢班到底係乜嘢人?」最近,我終於找到答案:「扮文明的野蠻人」,個個口不對心,只因心只對己,從來宣誓效忠於國,幾時有效忠於民?好一個野蠻人掌控的犯罪集團,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是千真萬確,如果真的人在做,天在看,誰是大佬?心知肚明!難怪,天不容問。

        當你發現今天重聽1989年達明一派《天問》比當年來得更貼近時勢,對不起,這裡已沒救了,此時此刻此模樣,門常開下群魔起舞,妖獸都市實況劇每日荒謬上演中,問責的全不負責地張牙舞爪,胡說八道,扭曲是非,一張張比魔鬼更魔鬼的邪惡咀臉,相信連楳圖一雄也甘拜下風。

        抑鬱於天空的火焰下,
        大地靜默無說話,
        風吹起紫色的煙和霞,
        百姓瑟縮於惶恐下。
        縱怨天,天不容問,
        歎眾生,生不容問。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6/1/2016)
*圖片取自《達明一派兜兜轉轉演演唱唱會》內《天問》背投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