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8日 星期五

《歡姐當自強》: 人生失意需盡歡?



        初看片名令人想起2000Julia Roberts《伊人當自強》,同是單親媽媽走入人生低谷,Erin Brockovich為正義個人獨挑大企業,跟Joy捍衛自家專利權不相佰仲,某程度上,Joy的身世媲美家傳戶曉的阿信,成長於一個如此不濟的爛家庭,相信任誰一早已受不住離家出走,就只因Joy懂得珍惜還擁有的一份堅持信念。

        電影前半段呈現的Joy家庭生活,比Wes Anderson更光怪陸離,以《豪門恩怨》肥皂劇不斷連貫,已象徵Joy家如何戲劇化,Joy媽終日臥床追劇不理家事,Joy爸窮風流求戀期不絕,Joy前夫依舊同居地牢,Joy姊姊視她為生意對手,一個歡姐既要謀生,又要兼顧一切大小家務,還育有兩女,是Joy還是災?

        天生愛發明的Joy從得不到家人支持,Joy怨言媽媽當年不為她的設計取專利權,紅酒意外觸發靈感,神奇地拖改變一生,後半段創業風波層層疊,遇人不淑的專利權問題,家人財務壓力,由始至終,只見Joy逆境求生當自強之餘,仍需貴人QVC電視購物頻道行政高層幫忙,才守得雲開見青天。

        以戲論戲,《歡姐當自強》出奇地平庸乏味,前半段尚算少少趣味,後半段愈來愈停滯不前,零戲味可言,只怪Joy這個啟發自真人真事的題材本質發揮有限,單親媽媽白手興家,那已是上世紀九十年代的奇蹟,今日今日,時勢大不同,大銀幕下的你我他,仍會相信世上可再有如此奇蹟嗎?

        至於Jennifer Lawrence表現只算稱職,外露堅強不倔,卻不見內心爭扎的深層描寫,相比於《失戀自作業》戲味層次,導演David O. Russell明顯失手而回,找錯故事開錯戲,好簡單,到底歡姐有何特別?看到中途已感愈來愈悶,沒太多令人追看下去的誘因,就是貫穿經典金曲也力挽狂瀾,更何況不明白Bee GeesTo Love Somebody》用意何在?Joy的世界根本從沒找到愛!

(原文刊於U Magazine@8/1/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