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6年1月21日 星期四

亞里叭叭 : 不朽‧寶兒


        香港時間2016111日的下午,因為推出不久,才剛完成一個David Bowieplaylist後,卻發現Facebook出現大量寶兒死訊的Post,心裡一沉,很有世界末日來臨的不思議氛圍,那個世界是我們共同度過的美好新世界,屬於這49年間不同時代的樂迷們,由1967年《David Bowie》到2016年《》,幾代同堂的時代終結,天地真的不過一剎那。

        自問不是寶兒死忠Fans,但試問哪個愛聽英倫新音樂的不愛他?記得最初認識寶兒的唱片是1980年《Scary Monster (And Super Creeps)》,初中時期的我跟同學們開始走入歐西流行樂壇大觀園,此盒帶正是由一位同學自購推介,大家先被水彩畫像的封面吸引,集結型與美的藝術構圖,初聽序曲《Its No Game(No.1)》感覺是怪怪的,由一段日文誦讀始動,到寶兒吶喊演繹,跟當時聽慣的主流派不一樣,現在聽回此曲的話,你會發現Blur的根源所在,也找到一絲《Boys And Girls》靈感觸發點。

        當然,令自己真正一聽愛上的始終是《Ashes To Ashes》及《Fashion》兩曲,後者如醫療儀器心跳聲效前奏已先聲奪人,然後電結他聲效又是極其別出一格,你自會跟隨節奏身體在郁動,最深印象還有副歌時,寶兒唱「Fa Fa FaFashion」及那句「Beep Beep」;《Ashes To Ashes》引子的Syn-Lead音韻又是經典,當時已聽到寶兒細說一個未來派故事,很久之後才知道是Major Tom第二部曲,跟《Space Oddity》及《Hallo Spaceboy》屬連體嬰,此曲也是掀開英倫新浪漫之始的驚世鉅著,可惜,Major Tom最終已化成骷髏。

        沒錯,我是聽八十年代的寶兒成長的一群,那時候,就只知他是一位流行樂壇巨星,1983年《Lets Dance》固然街知巷聞,等同寶兒的《Thriller》一樣,幾乎人有一張守門口,本地音樂雜誌封面人物之冠,想說1984年《Tonight》,成績雖承接不上《Lets Dance》,依然引起一陣熱話,當年為細碟《Blue Jean》特別拍攝一套長達21 分鐘的音樂短片《Jazzin For Blue Jean》,沒有互聯網的時代,我們都同於某周末夜,齊齊安坐家中靜待三色台全港首播足本版,全因Loving The Alien所致,來自火星的寶兒,也是自己極愛之作《Loving The Alien》,聽聞此12吋加長版本是當年Disco Disco每晚關店前的指定送客歌。

        一星期過後,我們仍不太相信寶兒已死,正如之前我們都不信他會老,然而,1983年已故名導Tony Scott首部電影《血魔》內,由他飾演的18世紀吸血殭屍John Blaylock身上,其實我們早已同時預見這兩件事,翌年,我們在碧麗宮大銀幕上,目睹他親吻坂本龍一臉頰的經典時刻,揮之不去的觀影睇驗,仍一直留下如此懸念,如果由寶兒演唱《Forbidden Colour》又會是如何?

        記得2007年曾寫過一篇「變色龍60大壽」,當時英國音樂雜誌Mojo 推出一本寶兒特集,邀請Kate Bush寫序贈言,她表示從收音機首度聽到寶兒歌聲是《Starman》,正在沐浴的她即被迷上,隨後更將寶兒海報貼於Elton John旁邊,想不到,卻等不到明年70大壽,寶兒已告返回火星,看來地球真的很危險?當Starman幻變黑星,正如梁兆輝所言:「這好比死亡藝術」,寶兒早已為自己的死亡作出最完美部署,全碟遺下的一字一句,MV潛藏的大量訊息,就交由真心樂迷自行解讀,寶兒最後就像跟我們玩一個遊戲,問大家有多久沒細心去聆聽一整張專輯?又或嘗試了解多些創作人的心思?

        寶兒的歌影視世界是無極限之大,區區一部紅Van又怎能承載代表所有?怪就只怪港人從來只顧當下,少理歷史,懶去尋根,音樂斷層,很多九十後只知道紅Van上唯一寶兒之歌不足為奇,如此一個舉足輕重的劃時代Icon,一位The One and Only的不朽巨星離世,本地所謂娛樂圈及流行樂壇竟好像不聞不問,仍是那一句:算吧喇!

        Where Are We Now? The Moment You Know, As Long As Theres You……多謝你,寶兒!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9/1/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