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DM是一種信仰(上)


        最近睇《沉默》的最深感受,是一個人對宗教信仰的執迷可以去到幾盡?與神對話,跟對空氣對話,兩者其實可能是沒差別,一切由心出發,Reach Out and Touch Faith!信不信由你?

    「DM是一種信仰」出自3年前Live In BerlinDVD內,一位柏林歌迷的真心快語,他們絕對一眾死忠心目中的Personal Jesus,你還記得Devotional Tour期間,不少歌迷都高舉「Reach Out and Touch Dave !」橫額,聽著Dave Gahan跟大家唱出《Condemnation》如同一場集體告誡,「Here On The Stand, With Book In My Hand, And Truth On My Side

        自問是無神論者,卻認同這個源自英國Basildon的暗黑信仰足有36年,追隨DM這些年來,雖說從一而終,信念不移,仍總有迷失跌落時,《Condemnation》正是當年出現失聯的第一回,至今依然受不了此曲的Gospel Blues悶局,如此滴柏之藍調,拉牛上樹的主旋律,本是Songs Of Faith And Devotion之意,然後,隨年累月,愈滲愈藍,畢竟當年今日DM心境已不同。

       上回初聽《Delta Machine》專輯序曲《Welcome To My World》,又再亮起相若的信念失守疑惑,對於Ben Hillier監製的21世紀DM三部曲,《Playing The Angel》及《Sounds Of The Universe》屬慢熱卻耐聽的成熟轉向,絕對堅信不移,前者最尾一曲《The Darkest Star》及後者細碟《Wrong》,我認為是DM近十年最精采代表作,兩曲編唱營造很電影感的懾人氛圍,張力十足,可惜,《Delta Machine》已稍現創作力疲態,幸有《Heaven》、《Broken》、《Secret To The End》及《The Child Inside》等幾首不俗之作,尚算彌補不失。

        其實,自去年10月公布DM推出第14張全新專輯《Spirit》時,心情既驚且喜,喜見他們三老仍有心有力,為一眾死忠信徒服務,驚就當然是前車可鑑,重滔《Delta Machine》延伸下來的覆轍,不過,大家聽到換來倫敦Electronica/Electro House組合Simian Mobile Disco成員James Ford監製,再睇埋發布會的Teaser預告片,電音迴響不斷,頓時滿以為有轉機的期盼,總之,《Spirit》一日未面世,如此十五十六的無定向信念,始終是未知素!

        今年2 月,細碟《Wheres The Revolution?》終於千呼萬喚始出來,坦白說,百分百似是《Delta Machine》倉底剩餘物資循環再用之感,屬預料之內的回歸見面禮,全曲只覺得及記得「The Train Is Coming」一節是最好聽,又最具DM招牌神韻,主旋律平平無奇,卻反被帶有政治味歌詞訊息成功騎劫,最重要是Anton Corbijn匠心獨運的MV,盛載濃烈的打著紅旗反紅旗文革意識,配合DM向全世界提問「Wheres The Revolution?」,字裡行間進行自我覺醒的潛台詞,令此曲最後成功追加不少分數。

        論DM真正最電味濃的最後一碟,已是2001年由LFOMark Bell監製《Exciter》,有可能是DM有史以來最被underrated之作,此碟是Alan Wilder離隊後,返回3老陣容的第2張出品,相比重光過度期失手作《Ultra》,《Exciter》確實全面回勇,旋律感性優美,氛圍化Electronica精緻編曲布局,首首皆是,如果你有聽過 2007SACDDTS 5.1環迴立體聲版本必有共鳴,《Freelove》是個人至愛之餘,就如《The Dead Of Night》再顯示的電音藍調,仍是傾重analogue電音互動,是好聽的,不似打後愈來愈失衡側重接近斷電式的Blues Rock取向。

        何解要重提《Exciter》,只因《Spirit》同樣又找來另一電音之人James Ford監製之下,已告不可同日而喻。(待續)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1/3/2017)

DM是一種信仰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