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4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滿城盡帶神經質


  首先,想問問大家,這廿年來,你講過幾多百次千次萬次「黐線」又或「黐X線」?

  如果,「上帝要你滅亡,必先要你瘋狂」是真的,這裡是否已變成21世紀的所多瑪與娥摩拉?

  21年前,九七回歸前夕,達明一派《萬歲!萬歲!萬萬歲!!》專輯內,有一首《月黑風高》分別以所多瑪與娥摩拉來劃分粵語及國語版本,當時好多香港人都在趕尾班車,來自所多瑪有「月黑風高,時間已到,追得到車,趕不到細訴」,來自娥摩拉有「熱鬧的時候以為可以一直到盡頭,是我們的錯還是這城市的詛咒?」達明以滲著崩裂搖滾曲風,來紀錄人心惶惶的那些年末世情。

  21年後,踏入回歸的廿個年頭,這個城市詛咒已不受50年不變約束守護,變本加厲徹底活現眼前,活在當下,見証21世紀的所多瑪與娥摩拉,全城價值觀淪陷失守,顛倒是非黑白,指鹿為馬是正義之事,群魔亂舞主導下,衍生更多妖魔鬼怪,沒有最壞,只有更壞,此時此刻,這裡比任何一個年代更荒謬絕倫,更月黑風高,這陣子,大家又再提出重開「尾班車」話題,是城不與我,也是官逼民走。

  今天,聽著達明一派新歌《1+4=14》,愈聽愈心寒,正如老朋友蔡德才所說:「估唔到我們會身處一個咁嘅大時代!」相比廿年前對香港前途的焦慮不安,現在才是戲肉,我只想說,每次聽到明哥在唱「重複的做神經質」及「圍城的一齊神經質」 時,那種置身其中的不寒而慄,真的一刀插入港人心,「盛世的,不說謊,你是神」更有種令人剎那窒息的無助感,沒有幻聽的話,我聽到的「神經質」,根本即是「黐X線」!

  試問沒有「黐X線」的社會現象,哪有「人都癲」的自嘲戲言?

  快速搜畫目前圍城的 「神經質」,七警罪成變七俠收逾二千萬安家費,是今期警民六合彩的攪珠結果嗎?政府繼續趕絕HA踏入8 周年,打壓HA已是他們的Hidden Agenda?深水埗露宿者橋底火災,明目張膽清洗太平地滅貧大過天?港鐵嫌你背包阻空間,拖喼走水貨就任你行?學童自殺停不了,壓力問題誰之過?…諸如此類,日日神經日日新,人人自言自語,人人大鳴大放,你講嘢呀?!

  由「神經質」再回看1990年達明一派《神經》專輯,同出自周耀輝手筆的《講嘢》,寓言比當年來得更確切落實,「誰料現在竟然變樣?誰料現在欺人太甚?」,2017只是崩壞大時代的開端,寒蟬的朝夕,鹽蛇的生活是這樣:

        點解明知我們七百萬人都沒有投票權,卻要扮到好似全城投入?
        點解臨選特首先會落區視察民情聽民意,你還相信佢哋解決到貼地民生問題嗎?
        點解一句「差人做嘢」就可以等於不用任何解釋,警權大過乜?
        點解電視畫面高清了,內容卻百分百低質了?
        點解這裡民生愈來愈反智,腦袋愈來愈變蠢?…

  一日24小時,到底是哪個傻瓜想出甚麼「工作8小時,吃喝8小時,睡眠8小時」定律?如是者,你再看看一台獨大的電視頻道內容:「投資置富8小時,吃喝玩樂8小時,反智蠢劇8小時」,不是「黐X線」還有甚麼?

        沒錯,滿城盡帶神經質當窮得只有「Money is your GOD!」,所以,我們都愛說的「Oh, my GOD!」, 其實是「我的錢啊!」。

  最後,大多數仍是話之你「1+4=14」好,「2+2=5」又好,蒙著耳朵,苟且偷生,人人繼續「掩耳盜鈴式」過活,阿們!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14/3/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