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7年3月28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我們都是達明一派 - 後派對‧大時代


        其實,派對已於2012年慶祝了,5年後的今天,是後派對的大時代!

        2012,是世界末日之年,是「覺醒」新紀元之始,也是達明一派《兜兜轉轉演演唱唱會》光輝到此的序幕,這5年來,是圍城盡帶神經質壞時代,沒有最爛,只有更爛,我們都被染上「After-Party」失樂症候群,這股不尋常的低壓氛圍,從《太平山下》急轉《浴血太平山》沉澱再消化後,來到《卅一派對》傳來風聲凌厲但美麗的呼聲,既百感交集,也樂在淚中。

        1984,是中英聯合聲明,是達明二人初遇,也是George Orwell的反烏托邦寓言背景,紅館這夜特別紅,四角掛上紅色喇叭,正等待發放老大哥的Propaganda宣言,等著你回來的,是紅旗飄揚下的紅軍長征進場,沒有萬千汽球,卻喚起33年前,這裡早被賣掉了所有,兩個敵人在進攻中央的心窩實情,我望你望我面相認過後,冷不防後窗的中央,老大哥已在注視你,密切留意著有誰侵擾他的國度?

        然後,真理部正式運作,進行思想洗腦教育,將2+2=5填入腦海裡面,天天填都不知道,當歪理變真理,當荒謬變真實,不是同一夥就是怪物的「慌大同」歸邊法則下,我們的下一代要聽老大哥的話;輪到博愛部,老大哥禁止自由戀愛,只能愛國愛黨,衍生多少青春殘酷物語,台上十多對戀人在逃避紅衣人的埋身接觸,《迷戀》成為兩主角WinstonJulia主題曲,信一天有緣能再相遇,仍是感動眾生的,愈美麗的東西愈不敢碰,奈何舞姿翩翩的Julia,亦獨舞凌亂在懼怕這地的夢已「被消失」去,最後,將愛傷害的這地方,一邊想愛你,一邊偏不可,是多角戀,又是多國戀,得不到你的愛,就全程監視你的所作所為。

        一輪風打雷動震盪整個紅館,明哥沙啞的叫喊向天問蒼生,燈光如火焰照射般,高處俯瞰見證眾生安坐於惶恐下,天不容問,紅雨在灑,黃傘在撐,長夜裡,真的有天使在歡笑呼叫讓一切忘掉了?忘了,忘不了的金鐘街道就重現在目前,邊看邊聽,同步令我回憶2014930日的凌晨2時,明哥曾在銅鑼灣崇光對出的馬路上,為在場的抗爭者打氣,即席跟結他手伴唱《馬路天使》,唱到一半還下起雨來,難道天在看?當然,也記起1996年回歸前夕《萬歲萬歲萬萬歲演唱會》最後一場,兩度安歌後,歌迷仍不願離場,最終由達哥結他伴奏的acoustic版《馬路天使》,明哥臨走勸喻大家「快D 返屋企!」,誰料,當下這溫馨的家,又快再人去樓空,今天應該高不高興?

        這個殘餘麋爛的香港地,是否只剩下亂碰一空買買賣賣的銷費主義生活模式?回轉八十年代,阿燦仍是大陸化之意,如今真的恐怕這個「趨燦」都市,光輝到此吧!

        達明與我們都是受英國音樂殖民的一代,由很有Depeche Mode味的紅喇叭及大圓球 、U2iNNOCENCE + eXPERIENCETour的長廊舞台變奏版、到David Bowie的致敬選曲《剎那天地》及《Heroes》,甚至是BowieQueen經典名作《Under Pressure》,同樣巧妙貫穿對1984老大哥極權控制下的反思與自省,人人都是英雄,愛可以打倒壓力,我祝福你,天地不過一剎那之餘,將冷血電音人Gary NumanCars》跟《十個救火的少年》互動mash-up,肯定是明哥對電音同好的in-joke小玩味,老友袁智聰更將它改名為《十個駕車的少年》,現場眾知音必感會心微笑。

        Whats Happening二字不斷出現於達明不同的服裝上,這個提問無限延伸,這3個晚上,有多少「十個棄Show的中年」在上演?有多少不知名的Under Pressure」真實個案在發生?老大哥在監控,原來不只是舞台上的設計裝置,據說紅館場內場外盡佈線眼,拍下相關人士做黑材料,香港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今夜過後,我們又要再面對新的5圍城盡帶神經質,來日如何風沙滾滾,但彼此總算珍重過,多謝達明共我們披星戴月31年!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8/3/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