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6日 星期四

亞里叭叭 : 別走那麼快 Let It Slow



       你有看過這個政府宣傳片嗎?一個掛上耳筒享受音樂的年青人,由家出外走到街上,沿途有好多人想勸告他,可惜他聽不到,然後就遇上車禍出事了,最後,當然是想提醒大家行街切勿聽歌,全片焦點卻落在旁白,將聽MP3說成聽MP三,每次聽到總不其然冷笑一聲,試問哪有人會說MP三?初聽還以為是甚麼時裝新出MP衫之名?

        如此政府宣傳片從來都是浮誇失實,以靠嚇平民百姓為己任,行街聽MP3會招殺身之禍,你估拍《幻海奇情》?首先,行街聽歌點解一定是聽MP3?聽收音機,聽CD甚至聽Hi-Res Audio都可以?如此推斷,是否自上世紀七十年代出現Walkman後,行街聽歌就跟生命危險息息相關?純聽歌只是耳聞,無礙視野,相反,今時今日,一人一手機,低頭思故鄉的新時代,是否更應急需拍片救救低頭遲早香一族?

        雖沒任何數據資料,敢說無論聽MP3抑或低頭玩手機,遇上交通意外的指數始不及行快兩步衝紅燈的主因,是行人還是駕駛者也好,這本是普遍港人的生活節奏心態,一個字:快!甚麼都要「快快快」,難怪火燭車一定到!

        約廿年前,觀看進念某個劇場演出,對白提問到「到底是我走得太慢,還是你行得太快?」完場後,我也是如此反問進念劇場,只因我不太明白是次演出想說甚麼?此後,這個問題依然揮之不去,這個你是指這個世界。


        早前,黃靖舉行全新EP《生活的小偷》發布音樂會,極有心思將上張《How To Disappear》跟新碟順序逐首演唱,到新歌《別走那麼快》時,黃靖講述此曲是特別獻給一位故友之餘,也同時想憑曲對香港環境瞬息萬變表心聲,副歌是這樣:「我們的未來,還有什麼樣的期待;活著是否一場沒有意義的比賽,讓我們離開這個瘋狂的年代…」現場首度初聽頗有感觸,原是黃靖為故友而寫的一首藍調哀歌,角色忽然轉移到仍留守本土的每一個你我他,有時離開,也是一種無聲告別的解脫。

        沒錯,曾幾何時,我也曾想過How To Disappear?這個問題,亦想過「就讓我在睡夢中不辭而別」這個命題,活在如此高速啤機推進下的生存模式,情緒憂鬱早已變成一種風土病,如傷風感冒,人人都易染上,不足為奇,近日搭港鐵也見到某保險廣告,以港人開心指數比率為招來,十個港人七個憂,你想無憂就要買保險?香港人已到了連憂鬱情緒病都盡情利用來賺錢的失瘋地步!

        主題曲《生活的小偷》想說的時間不等人,倒跟《歲月神偷》異曲同功,黃靖巧妙用上「靜靜的來,靜靜的走」來形容這位小偷,回首過去皆是微不足道的一點塵,正如黃耀明《貪生怕死》:「最快最新最能了不起,都不會忘記,都不過空氣…」當我們經常冷嘲某些議員誇耀自己「成功爭取」雞毛蒜皮鎖碎事之同時,消費市場上又不是充斥大量自認最快最新最潮最In乜乜物物的,你又盲目追捧過多少呢?

        到底是誰想出「執輸行頭慘過敗家」 又或「走得快,好世界」這些害人不淺的厘語?就好似區議會競選期間例必要告急,全屬急政棍所急,那麼市民所急又怎樣?急,就去廁所解決吧!反正這些政棍本跟糞便同出一處。


        40年前,已故鬼才黃霑為電影《大家樂》作曲填詞的《地球圓又圓》,早已道出別走那麼快的人生道理,絕對值得一再細味:「個地球係圓又圓,何必怕後爭前,無話扒頭就會前,一轉咗變後邊;個地球係圓又圓,無分你後他前,佢在前頭未算前,兜咗圈佢仲遠…」

        聖誕節快到,Let It Slow, Let It Slow, Let It Slow.......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4/11/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