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4日 星期六

《007 鬼影帝國》: 這個「大佬」真易打



  上回原來沒有甚麼「天凶城」,今回也不見甚麼帝國可言;
        Sam Mendes再為占士邦尋根,其實Spectre即是魔鬼黨,早於1965年辛康納利時代,已經展開勇戰魔鬼黨之旅,如今剛好五十年,新仇舊恨共冶一爐,問題是乜乜黨何解總是雷聲大雨點小,這個黑魔黨「大佬」真易打!

  繼續企圖觸碰占士邦內憂外患的感性傷口,面對「00」間諜網瓦解危機,Blofeld跟他前世今生的恩怨情仇又如何?沿途還不是遇敵殺敵,見女就上,最緊要夠型夠格,正如他自言死過翻生是其擅長,感性頓成錯判,跟Sam Smith悶到發慌的主題曲同樣格格不入, 兩個半小時劇力欠奉,跟上套《智破天凶城》差天共地。

  邦迷必留意好多場面擺明向歷代邦片玩致敬,如開首的亡靈節慶骷髏面具人、「爆炸黨」八爪魚Logo、直升機打鬥、雪山堡雪地追車、火車困獸鬥、Aston Martin彈出座位裝置、名錶炸彈…等,再到Blofeld的白貓、甚至Mr. Hinx本是鋼牙的延伸設定,似曾相識,回歸基本,全片拍得最有心思是序幕的暗殺行動,一氣呵成見張力。

  至於宣傳字句「狙撃鐵金剛」亦可圓可點,似乎應該是占士邦主動追蹤尋找Blofeld才是事實,一輪山長水遠環宇風流,最終來到Spectre大本營,Blofeld恭候多時,胸有成竹片刻不久,占士邦又再輕易一招了收你檔,一個小炸彈開幾槍便毀滅整個基地,好屈機!

  魔鬼黨會議令人聯想共濟會之類神秘組織變奏版,會員分布全世界,共建新世界秩序對白不絕於耳,又揭露大數據時代竊聽監察如何無孔不入,Blofeld暗黑登場有頭威,弊在後來整個魔鬼黨冇尾陣得可憐,個個只懂躲在電腦屏幕後竊聽搞陰謀,完全沒有實戰經驗的黨員,鬼影帝國真的搵隻鬼影都冇,就只得一個Mr. Hinx窮追猛打有鬼用?

(原文刊於U Magazine@12/11/2015)


《新鐵金剛智破天凶城》:返樸歸根迎五十

  由Daniel Craig主演的新鐵金剛三部曲,比以前來得人性化,且觸及不死英雄的內心傷痕,今次以「邦五十」周年紀念之名,導演Sam Mendes似有心混入昔日經典元素致敬之餘,也同時首為占士邦進行一場自我救贖的尋根之旅,亦是自1969年《勇破雪山堡》以來,最感性的全新一集。


  占士邦是否已不合時宜?這是今集最弔詭的故事命題,以兩位重要主角不同的真假死亡作前呼後應,結合主題曲道出不尋常的末日迷思,全片濃罩一層英雄遲暮的不明朗氛圍,連英國首相都質疑情報局及M處事作風守舊過時,MQ一老一嫩的新舊思維更屬前所未見,占士邦亦要認真面對時代交替的新體驗。

  細心留意對白的話,更找到大量對舊邦片帶點自嘲玩味的妙句,好像Q對所謂創新武器的重新認知,M說出當下的敵人已非某國某集團,而是出自獨立個體戶的私人恩怨,占士邦也笑言自己是最擅長死過翻生,奸角Silva更多次強調不斷的追追逐逐實在太累了…等,絕對可圈可點。

  動作場面從來都是邦片賣點,Sam Mendes也嘗試巔覆傳統,不玩先進高科技,回歸最基本的原始暴力,前半段上海電幻背景的暗殺打鬥,映像一流又不失時代感,聽証會內外對剪的潛藏張力,頗有Christopher Nolans《蝙蝠俠:黑夜之神》餘韻;壓軸嚴陣以待的鄉郊舊屋大對決,極重獨行俠式的西部情懷,構思幾大膽破格,卻令一般追求官能刺激的觀眾大失所望。

  或許本地譯名《智破天凶城》似有誤導之嫌,那個「天凶城」到底在哪裡?敢肯定,忠實邦迷必會視之為其中一套最重要的邦片,只因Skyfall真正之謎原來占士邦的根源所在;當然,如果占士邦真的已執勤五十年,今年恐怕已是一位七、八十歲的老伯伯,何止是打不死,還要是長不老,問你服未?

(原文刊於U Magazine@9/11/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