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7日 星期六

《解碼遊戲》: 天才總被雨打風吹



  對於不少觀眾來說,《解碼遊戲》最大賣點是「被譽為史上首部電腦雛型之誕生」,海報上Alan Turing背後的一副神秘機器,到底是如何製造出來?然而,如果你是樂迷的話,更可能不自覺跟KraftwerkMan-Machine》的經典概念連線聯想,尤其Turing將此解碼機器命名為Christopher的別有用心。

  片末Turing身心飽受強制性注射激素療程摧殘後,重遇Joan Clarke欲哭無淚的呆滯表情,世間天才總被雨打風吹,一切只為保留Christopher長伴身旁,Turning仍可親手輕輕觸碰面露喜悅的一幕,再回想英文片名的「模仿遊戲」原意,人與機器之間微妙的雙重情意結,旁觀者感動不已。

  此志不渝是Turing天賦的無敵個性,無論是感情及工作上的從一而終,形成其堅持自信又不畏權威的率性本質,一生中兩愛,不約而同的真心話:「愈是與別不同的人,往往愈能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如此封建大同世界下,當然容不下大愛之心,完場資料顯示Turing的驚世功績及所謂「罪過」,竟尚要待五十年後,即2013年的平安夜才正式得到英國政府特赦及公諸於世,一場遊戲一場故夢。

  編導巧妙將Turing成長期及戰後餘生作時空互動,前者Alex Lawther 演活少年版同窗之戀純真的甜與苦,而Benedict Cumberbatch舉手投足的身體語言,其時而無奈時而銳不可當的眼神流露,捉緊多少觀眾的投入情緒,好像密碼成功破解之同時,卻面對不可張揚的矛盾難題,操控戰場生死數字的內心交戰,完全交足好戲氛。

  離場時,聽到不少怨言如「根本都唔知部機點樣解碼?」及「解碼過程一啲都唔緊張」之類,似乎大家入場全因「解碼」為前設,誤當是二次大戰德英鬥智動作片看待?如是者,不如找看2001Michael Apted導演的《Enigma》,不過全片出奇地沒提過Alan Turing,引起當年不少抨撃。

(原文刊於U Magazine@6/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