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5年3月13日 星期五

《超人類:卓比》: 容易受傷的卓比



  看著超人類卓比不斷身心受創,感覺如《逃學威龍》善良的槍變奏,當殺人機器擁有初生之犢的純真赤子心,凸顯人類自以為是的愚昧本性之餘,且強調意識才是生命之源,身體只是其盛載的軀殼,等同任何USB暫存器一樣,甚至有輪迴轉世的隱喻,重生是要來學習上一世未補完的意識,很New Age的思維概念,人跟機器最終殊途同歸。

  卓比如迷途孤雛,夾雜於生父及養父正邪角力之間,混淆是非,叛逆速成,得知活期有限,衝撃造物者質問「為何要製造自己出來?」一幕,延伸《科學怪人》最經典的弦外之音;古惑仔Ninja如何誘導卓比同流合污作奸犯科,亦將《無主之城》巴西童黨問題作出迴響。

  導演Neill Blomkamp對種族歧視及貧富懸殊的不平鳴,此志不渝,《超人類:卓比》跟《D9異形禁區》同以易地而處來體現非我族類的矛頭所在,人類跟外星異形或機械人之別,最後都借主角變成同類而得到啟示。

  以戲論戲,整體拍得出奇地平庸公式化,劇情細節粗疏欠細膩,就如機械警察製造廠保安過於兒戲,主腦USB竟可隨意被偷走擅用,卓比跟Yolandi的母子情舖排不足欠感染力,奸角Vincent Moore更全程不倫不類,結尾大包圍混戰更有草草了事趕收場之感。

  全片充斥大量機械人同類型片種影子,卓比肯定參考自日本押井守與士宗正郎的手筆造型,故事構圖以至Moore的巨型機械人設定,絕對令人聯想起《鐵甲威龍》系列,當然,卓比天真看世界亦與《A.I.人工智能》的大衛同出一轍,機械警察生產集團則潛藏《智能叛變》的危機暗示。

  完場前的Yolandi媲美當年BjorkAll Is Full Of LoveMV的無菌再現,找來南非Hip Hop組合Die Antwoord飾演卓比養父母,火花不俗,有意外驚喜,如果由他們重新演繹《All Is Full Of Love》作完場曲,那就更妙絕。

(原文刊於U Magazine@12/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