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日 星期五

《太平輪:亂世浮生》:幾頭未到岸



  從來吳宇森作品以俠義精神為主,眾男角主導下的恩怨情仇,配套自此一家的暴力美學包裝,戲魅濃,張力厚,《奪面雙雄》及《喋血雙雄》仍是最佳代表作;然而,自2002年《烈血追風》再到回歸大中華的《赤壁》,吳氏終一嚐歷史戰爭片意願,亦開始跌入史詩式大製作迷思深淵,實力得見證,但個性漸褪色。

  看《太平輪:亂世浮生》拍得如何講究,盡其精緻,三段縱橫交錯的亂世情義,同以分隔兩地相思之苦為主幹,偏淡而乏味,觸不動觀眾投入情緒,尤以抗日將軍雷義方與豪門千金周蘊芬一舞定情有多深,及台灣軍醫嚴澤坤與日本同學雅子異地情緣追思回憶,平平無奇,拖拖拉拉如國內電視劇集節奏般。

  反觀一心為找愛人的于真,既跟軍人佟大慶假結婚,甚至出賣肉身儲錢買船票,敢說章子怡是全片演得最出色的主角,相比宋慧喬流於表面化的拘謹生硬,完全高出幾班,其實劇本如果不太貪心,主力集中于真的亂世浮生,再加重由佟大慶眼中,對國共兩軍的內心交戰,同樣可以戰場民生兩面睇,劇力效果肯定比現在更引人入勝。

  當然,吳氏標籤處處有,以抗日及內戰的終極戰場首尾呼應,用心良苦,場面壯烈不失大師風範,促成《烈血追風》東方版,華麗舞會赤腳共舞重拾《縱橫四海》變奏玩味,上海學生起革命暴亂亦跟《喋血街頭》同出一轍,白鴿飛翔於太平輪上,真的畫公仔畫出腸,和平理性還有美的暴力。

  總認為吳氏拍男女私情,始不及雙雄情義好,你看雷義方與佟大慶的軍營一席話,到最後戰場的絕望告白,對內對外的槍頭張力,又或佟大慶跟共軍的奇遇記,才是吳宇森作品最強真本色;當觀眾完場方知《太》尚有下集大結局,如夢初醒,難怪三條主綫失衡失向,何解不濃縮3小時片長一氣呵成?如此拖垮首集又何苦呢?

此為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U Magazine@1/1/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