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0日 星期六

《接聽風雲》: 一個好人,一路好走



 《接聽風雲》的處境獨腳戲手法跟兩年前《活埋》同出一轍,Tom Hardy自駕夜遊比Ryan Reynolds棺材密封舒服得多,兩者同樣透過電話全場「有戲冇掟抖」進行自救行動,編導演絕對要藝高人膽大,少一點功力都隨時弄垮全片,普羅觀眾入場前,最好先調整以非一般商業片角度觀看,否則只怕事與願違,筆者當日就見證多人中途離場情況。

  主角Ivan Locke 一夜人生交叉點,觀眾如何由零開始從電話對談交涉中認識他,是好丈夫好爸爸?是別人的一夜情人?是公司的最佳員工?簡而言之,Locke是一個負責任的好男人,問題是,視建築工程為他的一切,卻被這份自信掌控權蒙蔽自我,同時面對一夜情人臨盆在即,妻兒真情告白及世紀工程前夕,設身處地,你又會如何抉擇拆解?

  電影以近乎實時拍攝跟Ivan同步發展,單程行速的三條主線斷續對話風雲變色,幾位聲演活靈活現,妻子Katrina情緒失控,跟兩兒子以球賽報導話題的起承轉合最好戲氛,細仔最後通話說等爸爸回來一起重看錄播由頭開始,喻意已心知家變實情,不只Ivan即場淚流滿面,觀眾亦然,而助手Donal臨急接上Ivan未完重任,兩者全程聲控互動亦苦中有樂。

  暗淡鏡頭下的夜英倫公路上,仿如人生總要向前去一樣,Ivan多番說出「交通情況暢順」,正跟內心矛盾的交戰障礙剛成對比,回望後座空位自以為跟亡父隔空對質,好比《生命樹》人對天父不信任的抱怨反射,好人當然難做,從上司、高官及友人的對話中,Ivan Locke從來背負「Last Man On The Earth」的一個好人包袱。

  值得細想,Ivan長期維持平均車速而不行快線,到最後聽到娃娃發聲後,當長鏡拉闊見其車已偏離公路,他究竟最終有沒有去醫院?答案是與否,已無關痛癢。

此為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U Magazine@19/12/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