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7日 星期一

Causeway 悲:「銅」臭蔓延



   銅鑼灣,曾記載不少港人共同成長的美好回憶,那是七、八十年代的黃金歲月,當各式各樣的地舖尚可以百花齊放地生存,大街大巷仍可找到唱片店,戲院仍是一座座獨立建築物之年,我們都樂於身處其中,試問有誰不愛銅鑼灣?

  還記得2004年人山人海推出第二張合輯《The Good The Bad & The Ugly》,碟名尚有一個副題「The Future Sound Of Tung Lo Wan」,後來變成附屬的anges b's bonus disc之名,那並非以Causeway Bay之稱,改以一個更直接更正統之讀音出發,明哥當時曾有另一個中文構思為「銅鑼灣的日與夜」,主要是當年大部份明哥專輯錄音及後期製作都是在銅鑼灣的錄音室進行,通常都是夜而繼日,見証銅鑼灣的日與夜。

  十年前預見的「The Future Of Tung Lo Wan」,有誰想到會愈來愈變得如此淪陷,最近身處時代廣場的地面,慘被4個大廈幕牆LED螢光幕廣告資訊全包圍,光害之大,人流之密,不消五分鐘,已有令人窒息之感,環看四周,盡是金飾鑽戒,名錶手袋,金舖錶行多過711,周身金,鷹王,射睡輪…等一間接一間,承襲國內好大喜功惡習,誓要將大廈幕牆LED有咁大得咁大,廣告有咁大得咁大幅,各字號一街多店,如此傲視同群,霸氣逼人的營商理念,一個俗不可擋的拜金天堂,The Good的通通逐一被消失,真的只剩The Bad & The Ugly可以留低!

  今時今日,可以成功進駐全球最貴租金地段的銅鑼灣插旗做地舖,就好似有高人一等的身份象徵,眼見那些自由行大蝗客,同樣表現出一副自以為好高人一等姿態盡情掃貨,羅素街金朝陽地舖連一樓要5千幾萬租金,其他街舖平平地都要近百萬月租,WTF!利苑粥麵舊舖又變成另一間錶行,真有需要咁多金咁多錶嗎?


以前位於銅鑼灣京士頓街的舊Pokka Cafe

  這些年來,偏愛到維園旁面京士頓街地下的Pokka Café,尤其Tea Set更屬價廉物美之餘,最喜歡其長走廊式卡位設計,全玻璃鏡街景,三五知己傾談聚腳地,可惜,今年於同區搬遷大變新Le Grand派,即是Café既不再,就連昔日獨特景觀也大不同,當然升呢Le Grand,價格亦自動隨之升值,結果,銅鑼灣又少了一間心水食肆。

  禮頓道丹麥餅店又傳出以6,800萬易手新業主,並已表明租金由目前5萬加一倍到10萬,幸好丹麥餅店表示會續租多兩至三年,如今炸雞脾$14一隻,即是每日要賣多119隻才回本,新聞見報後,丹麥餅店又立即出現人龍潮拜打卡留念,又再見証好多港人有幾關心香港地,日日搭地鐵,行街頭Dub Dub,根本就不太留意地面發生緊嘅轉變,當各大傳媒紛紛爭相報導,就自動變成城中熱話,就等同日本潮牌玩限量版要排大隊先夠潮一樣,你排我又排,最緊要是今期興D乜,即叮即熱,潮完即忘,又再等下一潮…

  點解人家生意做得好,就必要變成加租的最佳藉口,吸血鬼業主似乎只懂坐享其成,人家每日都需出盡萬二分力日做夜做,好多老闆都是親力親為,奉獻全部時間惱心惱力,做好生意有錢賺是天公地義之事,何苦要逼人太甚,如此喪盡天良加租惡勢力,到底是業主,還是孽主?

  誰會珍惜,當你還擁有,將要逝去,總想挽留…香港好時光似乎只能在一些懷舊圖集共愐之,相比以前的九龍城寨,原來我們根本一直都活在一個更大的城寨,三山五嶽,壞人當道,狹窄空間,苟延殘喘;只嘆一句:老銅真的淪陷了!

(此為2013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AV Magazine@15-2-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