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6日 星期日

《末日1000年》:沒有我們的末日


After Earth (2013)
 
  同屬科學教派代言人的反神論出發,《末日1000年》跟Tom Cruise《攻‧元2077》主題一脈相承,以反抗造物主或父權主義為重點,主角傑泰多番單腳跪地的姿勢動作,表面是靜心感受地球,實則更有聽從權力旨意的暗喻,如古代平民「接聖旨」變奏,最初傑泰一直聽命於父,直至通訊中斷,才正式建創自我意識,跟《攻》Jack Harper最終毀滅椎塔主體得回真我蛻變重生,甚至Will Smith一直以「學員」之名稱呼其子,背後精英化的優生論隱喻,都有異曲同功之妙。

  Will Smith給兒子的求生訊息,戲內戲外,根本出自同一育成概念,身經百戰又名成利就的Will Smith,似為兒子進入荷里活做定心戰培訓,媲美打機的過關斬將式升呢進程,外星異形「烏煞」以人性的「恐懼」荷爾蒙為致命弱點,好一句「它已經找到你」及傑泰怒叫「Leave Me Alone」則有玄外之音,跟光明會對娛樂圈新生代的思想洗腦速成法,確又有對號入座的聯想共鳴。

  至於「鬼隱」修煉秘技,等同一種超越自我的靈性新思維,如果「危機」是現實,「恐懼」是未來,以提倡克服「恐懼」面對現實,矛頭直指美國影子政府以「恐懼」心理控制人民思想,自製恐怖事件靠嚇瞞騙的陰謀論;重返無人地球回歸原始,未來武器沒有任何槍械,只有一把變形長矛絕對可圓可點,沿途奇珍異獸不多,巨鷹空中追逐穿越瀑布場面似向《阿凡達》借鏡之餘,本身潛藏的美國象徵亦呼之欲出。

  片尾對白是父子異口同聲:「還是想跟Mother一起工作!」那個Mother不止是傑泰之母咁簡單,更似是Mother Earth的潛台詞;以戲論戲,沙也馬蘭依然以「反類型片」為命,令一般觀眾捉錯用神為樂,例必換來兩極反差評價,結構有點似《骨中罪》及《宇宙深慌》改版,可惜主線劇情單薄乏力,末日科幻親子荒山歷險,幾頭不到岸,吃力不討好,連拿手扭蹺秘技都沒有運用;如真想睇Will Smith父子有幾情深,不如重看2007年《尋找快樂的故事》可能更實際又觸動人心。



(此為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U Magazine@14-6-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