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星戰與你同在(下)



        20121030日,當Lucasfilm正式公布開拍《星球大戰第七集》,並由J.J. Abrams執導時,心情是雙重興奮,作為星戰迷固然「守得星多見月明」,再得知交由自己極欣賞的J.J. Abrams手上接棒,心想實屬最佳人選,你看他如何將《星空奇遇記》成功翻新是第一步,如今連《星戰》也成為他的囊中物是意料之內;結果,期待三年之久,甚至正確一點是距《武士復仇》足有32年之後,上星期四終告全球上映,重遇上Han SoloLeiaLuke Skywalker時,你又有冇睇到淚灑當場呢?

        對於本土星戰迷,始於七十年代的情意結,你還記得1977年《星戰》在港上映最初只得四間戲院,從那些年的宣傳海報上,只印有「百樂」、「海運」、「京都」及「麗聲」,後來好評如潮才加入更多戲院;然而,我是第二回重映時才於百樂戲院邂逅結緣,基於童年情懷薰陶下,1999年《星戰前傳:魅影危機》首日公映亦專程到海運戲院先睹為快,全因當時就只剩「海運」唯一尚存於世,同樣地,今次《星球大戰:原力覺醒》亦以先2D3D全面睇,首日公映當然是海運戲院2D版本,兩日後則是iSquareIMAX 3D版本,或許仍是Old-school一族,始終認為2D版是最先決的第一印象吧。

        同屬熱切期待入場,《原力覺醒》跟上回《魅影危機》明顯是兩回事,《魅》離場後是很平淡冷靜,又若有所失,畢竟Jar Jar Binks太累事,加上太離地的CG特效場面,弄出很尷尬的失衡狀況;《原》則完全將《星戰前傳》劇情拖拖拉拉的毛病重新扭正之餘,J.J. Abrams亦不忘向1977年《星球大戰:新的希望》來個真心致敬,特地找回《帝國反擊戰》及《武士復仇》編劇Lawrence Kasdan一起合編,故事回歸最基本,即是純粹帝國軍跟反抗軍之戰,甚至整個進程都似將《新》為藍本再造,也有新舊兩代交替接任的意圖所在。


        首先,Rey是失去家人的拾荒者,身手了得,由跟BB-8有緣遇上,無端捲入帝國追捕事件,感覺就如當年Luke的無知少年變奏版;Finn是帝國逃兵,穿梭黑白兩道之間,粗枝大葉又有正義感,形同Han Solo接班人,他們倆乘駕千歲鷹跟Tie-Fighter空中追逐戰一幕,最後成功合力抗敵的拍檔精神,完全是當年LukeHan的迴光反照,X-wing戰隊擊破新死星亦不用言喻。

        上個月才剛於ClockenflapNew Order情緒崩潰,不足一個月後,又再被另一First Order直擊心靈,當Rey逐一帶大家先後目睹Star DestroyerAT-AT墜地殘骸現場,再到千歲鷹起航,試問星戰迷怎會不目瞪口呆,然後Han SoloChewbacca回到千歲鷹時,好一句「Were home」觸動人心,聽到不少在場Fans不禁發出Wow一聲,再到HanLeia兩夫妻重聚,我們就如這段劃時空戀愛世紀的見證人一樣,試問怎能不會淚流滿面?更何況,他倆的下一代竟是誤入黑暗力量的Kylo Ren,原名Ben Solo,當Han叫他做Ben的一剎那,然後再回想《新的希望》內BenDarth Vader決戰一幕,作為星戰迷的你又想到甚麼呢?

        其實,《星戰》系列一直依循同一方程式流程說故事:

    《魅》跟《新》同是Tatooine星球,童年Anakin與其兒子Luke同樣先後都跟Obi-Wan認識,而Qui-Gon教導Obi-Wan的師徙關係,亦引展成Obi-Wan教導Luke Skywalker的世代相傳,最後亦同以一場慶典作完場;
    《複製人侵略》跟《帝》同以雙線發展,前者Anakin與Obi-Wan兵分兩路,後者是Luke與Han Solo,同屬一動一靜,Anakin去談情說愛,Luke去找Yoda學念力; 
    《黑帝君臨》vs《武》片題已同出一轍,魔王Palpatine先後旁觀Anakin與Obi-Wan及Darth Vader與Luke 對打,而Chewbacca的Wookie族人則似Ewok一族再版。如此類推,2017年第8集又再來另一場新帝國反擊戰!(完)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22-12-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