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6日 星期五

《頭條殺機》: 一個狂派的誕生



  怎麼樣的社會,製造怎麼樣的怪物,活在當下,弱肉愈強食,人心愈失瘋,《頭條殺機》顯現的妖獸都市症候群,不只於主角Louis Bloom為生存可以去得幾盡,更可怕是如此惡魔當道,一個狂派隨時隨日亂世逢生,伊斯蘭國就是最佳例子。

  Louis Bloom是典型自我中心派的自戀狂徙,成功混淆歪理與真理的搬弄手段,企圖影響及操縱他人思想行為價值觀,比《大時代》丁蟹更自以為是的瘋狂狀態,結合《喜劇之王》Rupert Pupkin走火入魔的殊途同歸,Louis在電視台新聞佈景板前的自信眼神一幕,暗地將《喜》經典名場面玩致敬變奏。

  賊性難移,Louis一直以犯法為生財之道,如殺手用手提攝錄機狙撃第一手死人塌樓事件,勾結電視台高層合謀販賣血腥視覺震撼,又擅自篡改案發現場細節,偷入私人大宅及剷除同行來換名利雙收,反映現今不良傳媒的不道德操守病態有幾恐怖。

  Louis一人公司起家,面對不同對手的議價心理必勝法,可見一班,跟唯一僱員Rick之間的勞資對談最具娛樂性,食腦僱主如何食住無知員工,完全表露無遺,看穿熟女Nina背景包袱如手中獵物般對待,最後甚至自編自導一場獨家「頭條」揚名立萬,有殺自有機,議價無極限。

  當然,最後Louis竟可自圓其說逃脫檢控罪名有點兒戲,完場升呢進化兩架Van兩支分頭部隊繼續出撃,結局不是惡有惡報,只怕現實比電影更萬劫不復,世上有幾多個Louis?如果他是一個精神領袖的邪惡象徵,就會衍生多少個狂派。

  心水清的話,應記得兩年前Jake Gyllenhaal曾於《警戰實錄》做警察玩同步追拍罪案,今回變做心不可測的毒男,心內身外形同智慧型冷血殺手,可是正邪直撃兩面睇,入型入格,演技再上一層。

(原文刊於U Magazine@5/2/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