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6日 星期四

《多啦A夢Stand By Me》: 哭啦A夢



        今個農曆新年,十個有九個想睇《多啦A夢》,人人都想感動賀歲,事先張揚的煽情誘因,源自曾經一起共同成長的集體回憶,大家自問尚剩多少童真?點解愈睇愈淚?因為正如宣傳片的一句「以為是理所當然的,原來那麼重要」,活在當下卻未肯認命的香港人,必有感而發。

        誰都喜歡叮噹,就是改稱多啦A夢,我們這一代仍愛叫它做叮噹;今回3D電影版取名為Stand By Me,忽然有更深層的不一樣體會,伴我同行的叮噹不只是大雄一人獨佔,原是我們都有份,如果叮噹是理想與希望的象徵,多啦A夢等同叫大家多D發夢,人人期望或可達到,可是當大家以為是理所當然的,卻遙不可及之時,最後才意識到其實我們都是不同的大雄 ,可是,當連一個理所當然的夢,都可以是A夢,仲要叫我哋發住先,簡直隻手遮天,完全官逼民反。

        叮噹的世界是現實的縮影,大雄是弱勢社群,技安與阿福是權貴階級,兩者碰面例必強弱懸殊的大恰細,靜儀是關愛天使的中介者,全屬與生俱來的性格判斷命運,正如大雄的下一代承繼一事無成的遺傳基因,就是回到未來改變歷史,也要大雄自我修行起革命才有效。

        劇情組件似曾相識,如舊瓶新酒的叮噹短篇集大成,百寶盡出依然反映人生百趣,口不對心的「謊言800」藥水,相信好多人都飲過,「一見鍾情蛋」好比痴漢洗腦般玩黑色幽默,兩幕「竹蜻蜓」飛行畫面成功凸顯3D大不同的全新觀感, 全無牽掛的自由飛行心態,是全片最豁然開朗的愉快時刻。

        感動停不了, 大雄與叮噹不離不棄的友情相關照,港人獨享的畫內聲外「我要走了」離愁別緒,大雄對靜儀此志不渝的終生求愛,靜儀對家父的真情表白,甚至靜儀對大雄充滿無私大愛的包容,幕幕觸動心靈。

        基本上,銀幕下的你我他全程哭啦A夢,多少是成長代價的自我反射,也是感懷身世所致,大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生於香港本土的,都曾經跟大雄一樣,「以為是理所當然的,原來那麼重要」,城邦會戰勝歸來!

(此為修改加長版本,原文刊於U Magazine@26/2/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