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5年2月17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再見,新浪漫



        不知道譚校長出道四十慶典有冇唱「浪漫已死,浪漫已死」,只知道今個情人節前夕的212日,忽然傳來新浪漫標誌人物Steve Strange死訊惡耗,促令這個浪漫日子頓變不浪漫,面書更有人稱之為「新浪漫已死」,畢竟,曾經浸淫於上世紀八十年代,聽英國新音樂成長的,必對Visage成名作《Fade To Grey》視為新浪漫國歌之一,Steve Strange正是Visage最矚目的靈魂人物。

        當然,對於八九十後來說,人如其名,Steve絕對是一個陌生名字,事實上,他在流行樂壇只留下量產遺跡,主要以1977198620042015兩個時段為主,論最響負盛名必屬八十年代初的光輝歲月;原名為Steven John Harrington,出身於威爾斯的Steve Strange,能夠被奉為「新浪漫運動」發起人,源自1979年他與老友Rusty Egan於倫敦經營的Blitz會所是潮流集中地,創立「一夜限定」的不同主題晚會,引來當代英國潮人熱愛到此一遊,這個後來被稱為Blitz Kids的年青新文化,發掘出好多明日之星如Spandau BalletBoy George等,從Steve的自傳《Blitzed!》內所言:「我們不只啟動一種次文化,而是玩創一場文娛新革命!」

        至於Visage亦差不多同期誕生,第一代成員各有來頭,以Steve主音歌手及Rusty Egan鼓手為主,再有Magazine樂隊的Barry AdamsonDave FormulaJohn McGeoch,以及Ultravox樂隊的Midge UreBilly Currie,加盟Radar Records發表首張細碟《Tar》無人問津,及後轉投Polydor旗下重新出發,1981年推出《Fade To Grey》一鳴驚人,初嚐英國細碟榜十大滋味,及先後於德國及瑞士成為冠軍大熱,沒錯,《Fade To Grey》無論編曲及演繹風格上,都成功建立很歐陸電子新浪漫的創新個性,未來派的電音結構氛圍下,先來一段女聲法文讀白,散佈陣陣歐洲電影感,到Steve主唱的悅耳主旋律部份,副歌「Ah.Ah.We Fade To Grey.」一聽入心,型格十足。

        或許,不少人認定Visage的成功,純屬背後兩位Ultravox主將的創作功勞所致,實在,亦不能否定Midge UreBilly Currie確佔重Visage作品影響力,可惜這亦構成最後導致分裂的死因所在,Midge1983年訪問表白:「問題是我們各自都有不同岡位,尤其Steve是前線焦點,而我與Billy主要負責創作及幕後製作,愈是成功,妒忌心亦隨之而來。」首兩張專輯《Visage》及《The Anvil》名成利就之後,Visage面目全非,Steve希望Visage不再以錄音室製作的企劃為主導,找來新成員轉型為以Rock Band形式重新出發,第三張專輯《Beat Boy》成績明顯大不如前,同告結束Visage第一階段。

   「One Man On A Lonely Platform, One Case Sitting By His Side, Two Eyes Staring Cold And Silent, Shows Fear As He Turns To Hide..」曲如人生,《Fade To Grey》似乎曾是Steve的真實預言,此曲一直推出不同版本傳頌於世,一別廿載,2004Steve開始不時參予一些特別演出活動,到2013年正式推出第四張全新專輯《Hearts And Knives》,整體表現比《Beat Boy》及個人時期的Strange Cruise,重拾不錯的唱作水準,去年年尾更聯同管絃樂團合作,重新編錄Visage新舊曲目,推出電幻古典合輯《Orchestral》,將Visage的新浪漫再昇華到很Grand全新層次。

        天意就是如此弄人,正當Visage全面回歸整裝待發,Steve卻突然於埃及假期心臟病發與世長辭,近日,Spandau Ballet已將他們其中一場演唱會獻給Steve,而3月上映的Spandau Ballet自傳電影《醉夢英倫》入面,亦可重溫Steve當年Blitz珍貴的歲月留影,另外,最佳拍檔兼好友Rusty Egan亦剛於其電音節目發表Dedicated To Steve Strangemixtape,以《Fade To Grey》特別混音版序幕,及輯錄於1982年《Night Train》細碟背面的《Im Still Searching》為完結曲。

        當年的孤獨站台上,正等待夜車的一代美男子,一路好走,繼續追尋.

(原文刊於am730@17/2/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