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6日 星期六

《猿人爭霸戰~猩凶崛起》:猿來人去緣盡時



  六十年代原版系列稱為《猿人襲地球》,然後2001Tim Burton重拍改譯《猿人爭霸戰》至今更貼切,名副其實是一場猿跟人佔領地球之戰,想深一層,更是文明跟原始之間的角力暗喻,如果進化論是對的,人類根本就跟自己的原祖正面挑釁,誰是真正的始作俑者,大家心知肚明。

  承接上集現代科研發展陰謀背後的自食其果,猿流感幾乎滅絕地球人口,凱撒革命成功,率領猿群大軍崛起,卻長期潛藏森林自給自足,堅持「河水不犯井水,猿人不殺猿人」的維穩理念,直至人類為找電源再引發新衝突的當頭棒,暗諷文明令人類不斷過度追求無止境的物慾誘惑,對原始大自然無可挽回的殺戮損害漠不關心。

  猿人兩方領袖各有睹物思人,凱撒重回養父舊居的3R合照相架,跟Dreyfus重看iPad內的喪兒數碼遺像,沒有電源的末世下,傳統與科技之間最後留低的終極倖存者顯而易見,又是否對當下如被同化洗腦的低頭族,喚來覺醒的預警提示?一眾盲從追穿猿頭潮服的消費族,又有幾多真願明白「猿人不殺猿人」的來由真諦?

  無疑,《猿》似是George A. Romero喪屍片系列的變種延伸,猿與人跟喪屍本是同類卻自相殘殺收場,回復電力後,油站播放加拿大民謠樂隊The Band 1968年名曲〈The Weight〉別有心思,守望相助的一詞一句,締造全片猿人最和諧美好時刻,凱撒跟馬康患難建真情,猜疑與信任的起承轉接,成功牽動觀眾睇得有共鳴。

  有趣是海報上相當搶眼的斷橋畫面不知所終,而愈看凱撒的細膩演技,愈似在看丹素華盛頓主演一樣,戲魅台型俱備,廣告上外國評論「零冷場」絕無戲言,奇就奇在,離場時仍聽到好些新生代覺得悶又嫌節奏慢,如此極速寬頻無限上網新世代培育成長之下,「慢活」忽然變成有罪,物極必反,睇完電影也不自省,一切靜待Live To Tell

       現世真的危在旦夕,如果滅絕三分一人口陰謀論是真的,好簡單,策劃者只需毀掉全球發電廠已告成功大半,到時沒有電源之下,人人恐怕隨時都會發瘋起來,所有手機電腦乜app物app全部收檔,都市人的精神再沒有任何寄托可言,驚惶失措在所難免,是恐襲是太陽風暴也好,電源早已成為人類最重要的心靈養分。

此為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U Magazine@25/7/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