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9日 星期六

《皮下之慌》: 皮美肉不美



 《皮下之慌》完場聽到最多的一句是「唔知佢想點?」,沒錯,這正是導演Jonathan Glazer勇於反類型試驗成果,企圖從外星人角度看世界,結果當然「唔知外星人想點?」;想一想,我們地球人又何嘗有幾清楚了解,人皮下包裹的靈魂是甚麼一回事?

  看過一個外國電視節目,知道原來一個人的皮膚平均有20平方呎面積,相信,不少影迷為一睹女神Scarlett Johansson20平方呎示範單位入場的話,倒跟片中外星人色誘獵男的主旨全面互動,同被誘入特定幽暗空間內,跟循女神的步伐,身心愈行愈往下沉,大家同樣「唔知佢想點?」收場。

  簡單一點的比喻,就是將1995年《異種》換皮移植,棄掉H.R. Giger異色驚慄包裝及荷里活娛樂片節奏,轉向冷靜與探索式實錄手法,甚至有點向大師級Stanley Kubrick取經借鏡的意識流延伸,片首連串不同圓形光影變化的抽象構圖,似是宇宙無限的縮影,到最後還原到瞳孔大特寫作終點,近十幾分鐘全沒對白的序幕,已說明《皮》的非一般來意。

  問題是過度刻意留下大量不解之題,令觀眾愈睇愈難投入其中,如那些電單車頭盔男究竟在做甚麼?他們是外星人是人類是助手?為何一定要揀單身男人做獵物,還是食物?跟象人巧遇的思維演變,大霧迷路後的重新自我意識尋覓,是外星人是人類的混淆認定,有點迷離又含糊,外星人的事,你同我又點會一清二楚?

  至於慌,雖屬三級,全沒半點血腥味,開首換人皮及幾幕殺男入局都拍得很舞台化,神秘水底下的中伏裸男,視覺效果媲美導演的MV處理手法,反而海灘一搥定音殺人事件最心寒,同步一家三口父子先後被大浪捲走,BB獨留無人岸邊哭喊中,外星人無動於衷拖屍離去,當然,全片用上大量真假弦樂的無調合奏做配樂拼貼,很七十年代old-skool驚慄片餘韻,跟沿途蘇格蘭天灰灰的冷雨氛圍不謀而合,成功長期凝聚一種不安感,亦同時有可能令某些觀眾產生厭煩的反效果。

  外星人對某獵物男說:「沒錯,我們都在夢境一樣。」人生如夢,一切皆空氣, 最後脫下人皮的外星人真身被火焚身,塵歸塵,土歸土,連外星人也懂找女神人皮的重要性,以貌取人,源自這個藍星球體系都市人的不變定律,你看如果換轉是一副醜陋人皮,外星人早就要食穀種!

此為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U Magazine@18/7/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