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9日 星期六

圍恐筆亂:《凶兆》


  點解2006年要重拍《凶兆》?或許,可能是電影公司一廂情願,為的只想食住200666 日這個百年才一遇的重要日子,配合「666」魔鬼之子胎記再造勢,既能吸引一批舊影迷,同時又可以吸納新生代認識此恐怖片經典;不過,始終珠玉在前,新版本只是搬字過紙照拍一次,新意欠奉,就連氣氛張力亦蕩然無存,無疑,1976年原裝正版才是永恆經典之作。

  當年導演Richard Donner開拍《凶兆》的本旨,原來並非只想拍一套恐佈片那麼簡單,反而是想每一位觀眾離場後,都仍會對世上存有魔鬼之子傳說感到疑惑,相對於一般鬼片更多一層疑幻似真的實在感,《凶兆》劇本是源自編劇David Seitzer一趟跟友人晚餐的暢談,期間忽然有人提問如果撒旦可以化身人形,並且隱藏於人間,是否有此可能性?於是David Seitzer即時靈機一動,回家創作出《凶兆》的故事大綱。


  敢說《凶兆》電影成功讓更多世人知道666是魔鬼代號之謎,也是最早期玩「兒凶」驚慄恐怖題材的先鋒,並將魔鬼降世重現人間之說的可信性,拍出令人深思有共鳴的高層次,整個《凶兆》三部曲是Damien由童年、少年到成年期成魔之路,當年的宣傳語句「You Have Been Warned」,跟當下的「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不遑多讓;論完整及可觀性,個人認為比當代另一經典《驅魔人》系列更具回味價值。

  不知是魔鬼666之咒成真,抑或是巧合之故,《凶兆》拍攝期間當真遇上不少不思議事件,愈看愈有不寒而慄之感:

  首先,他們原本已租用一架小型飛機作拍攝之用,怎料於開拍前一日竟遇上意外,飛機在空中被一隻雀仔撞毀引擎,並即時墜落且直撞向一架車輛,恰巧地,原來車上遇害的女司機及兩名小童,正是該機師的太太及兒子,結果一家同歸於盡,此事件當時亦有作報導。

  至於片中出現於動物園的一幕場面,拍攝當日完工後不久,園內兩隻獅子便離奇地失常將一名公園工作人員即場咬死。

  另外,其中一位幕後特技人的女友,亦遇上一宗交通意外身亡,事後驚人發現,是該特技人從車輛殘骸的表版上,驚見最後時速紀錄顯示為66.6km,其他還有好多跟先兆/凶兆有關的事件,都是導演及眾幕後人員在拍攝期間碰到的不思議個案。


  當年Jerry Goldsmith憑《凶兆》奪得奧斯卡金像配樂殊榮,實至名歸,因為《凶兆》能夠一直令人留下不滅的恐怖觀影回憶,有一半功勞是來自配樂部份,利用如魔鬼詩歌式人聲詠唱所締造的懾人威力,愈聽愈毛骨悚然,然而2006年新版本欠缺的正是沒有沿用Jerry Goldsmith的原裝經典配樂元素,反改用傳統荷里活式恐佈配樂,高低立見;事實上,《凶兆》三部曲都是由Jerry Goldsmith負責配樂創作,亦成為一個重要共識的標記所在,記得當時TVB劇集凡有任何恐怖情節,例必大量選用作配樂之用,其中《幻海奇情》系列出現最多。


《凶兆續集》(Damien Omen II)(1978)

  如果第一集是魔狗當道,續集就改以烏鴉殺人為主,片中最嚇人死亡名場面,有電梯斷纜將黑人研究員一劏為兩截,烏鴉咬人加貨櫃車撞死,另外,原來此集男主角威廉荷頓,原是第一集首選主角,可是當年他不想拍有關邪魔題材電影,才轉為格力哥利伯主演,怎料首集成為經典後,威廉荷頓卻改變初衷,參演其中飾演格力哥利伯的弟弟一角。


《凶兆第三集》(Omen III The Final Conflict)(1981)

  Damien長大成人且權勢愈來愈大,妖言惑眾,信徒勢力亦迅速擴展,不知何解,此第三集的死亡事件設計卻不及首兩集般精采,甚至有感拍得有點沉悶,未有好好將世界未日大限將至的主題加以發揮。


《凶兆第四集》(Omen VI The Awakening)(1991)

  相隔10年後再開拍第四集,屬於霍士電視台的電視電影出品,再有另一對夫妻領養到撒旦下一代,今次卻是魔鬼之女,叫做Delia,畢竟是夾硬將《凶兆》經典延續所致,劣評如潮,可以不理,《凶兆》迷另計。


【後記】
  當年《凶兆》三部曲在港上映,印象中,好似都係不離明珠/普慶院線,個人而言,《凶兆》第一集應該是後來在百樂戲院重映時才觀看,那是七十年代尾的初中回憶,然後第二集已不太記得在哪裡看,第三集就是在明珠戲院正場上畫期間,當年我們走入戲院驚嚇兩個小時,離場後,仍可重回一個尚算太平盛世的香港地,如今,走入戲院純為避世暫借居之娛,離場後所面對的這個香港地,比任何一套恐怖片都更心寒不安。
  如果666是魔鬼,那麼,對於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的港民而言,689又是甚麼?從FB網民翻查得知的689成「首」過程,絕有可能相信是另一個Damien的東方共版,為香港帶來前所未有的凶兆狼蹟,「You Have Been Warned」,屢告無效之下,只待大家有The Awakening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