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7日 星期一

明曲晚唱在紅館



   一連兩晚的太平山下紅館夜,明哥當然不會說「山頂嘅朋友,你哋好!」沒錯,跟現實剛成反比,紅館的山頂總是最平價,半山是中價,山下才是最貴價值,離開紅館的平常日子,你有幾何聽到有人會無端白事向住半山區的問句好?更莫論你有多少朋友是住山頂?

  是夜第二場的觀眾席上,前後左右,耳聽八方,太平山下是這樣的:
 「啲風聲好煩呀!可唔可以Cut走去。」
 「今晚呢個演唱會叫乜嘢名?好似係黃耀明天下太平演唱會!」
 「唔係獅子山下咩?」
 「成九點鐘都未開場,呢咪係香港人睇騷嘅例遲習慣,聽講有三次Encore,噚晚唱到十一點幾先完場!」
 「個台好型呀!呢舊式建築物好似全港得番一座!」
 「仲乜要係咁不斷「沙沙沙」扮風聲,真係聽到人都癲!」

  然後,他們人人都在玩自拍互拍自得其樂過日晨,咔嚓咔嚓咔嚓…由於遲遲未開場,他們全程試盡不同拍攝Mode繼續咔嚓咔嚓咔嚓…再逐一分析拍攝效果之際,隔鄰的內地遊人忽然用普通話問我:「請問你知不知道這裡的票是多少錢?」我答:「不知道!」跟著,他便向下一行的繼續追尋答案!

  當暴風雨來臨之前,太平山下就是這樣,他們不多留意細聽有甚麼風吹雨打的前哨預警,反嫌唔好煩我,等同政治關我干事一樣,結果,大多數都麻木地在亂世的風聲鶴淚之下,繼續只顧吃喝玩樂搵錢大過天。

  終於在九點前,一場來自1962年的世紀風暴正式登陸紅館,那一座僅存的舊建築物也塌下來,明哥開始跟大家一邊憶述成長故事,一邊唱歌分享,觀感跟以往所有明哥演唱會大不同,卻如重拾八十年代「明曲晚唱」電台節目的親切感,每一段說話Tag每一首歌曲的自然流暢,全屬度身訂造,亦很「有誰共鳴」的感性獨到。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明哥版本的六、七十年代集體回憶錄,由林黛與溫黛、邵氏與荷李活、不了情到Sounds Of Silence…屬於致敬、回味、嚮往的香江歲月;踏入八十年代,由Duran Duran “Save A Prayer”十二吋Single展開的裕民坊情慾路線圖,到明哥唱出〈迷戀荷爾蒙〉,難以言喻的觸動心靈,試想想明哥當年如何錯愛教會的初戀無限Touch,最終竟由一首異國新浪漫禱文重新引導下,如明哥所說:等了差不多整個青春期,終於我在一個陌生人的身上找到溫暖同埋安慰。

 「迷戀他手臂,圓周幾千里沿路散步,便流落在遠地是誰這下游,如帝國壯大,漸浮起…」

  Madonna says Express Yourself,走進大明大放的大觀園,Relax Don’t Do It, It’s A Sin, YMCA好知己, Dancing Queen…充滿愛與熱的力量,熱鬧過後,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Ming Gor says Coming

  52年過後,這裡遇上一場比溫黛更具殺傷力的赤色風暴染化蠶蝕之中,恐怕這個璀璨都市光輝不止到此,還被夾雜〈天問〉嗩吶聲互動變奏之下的紅潮淹沒,今回塌下來的,是那一顆僅存的東方之珠,全城覆沒。

 「燈光裡飛馳失意的孩子請看一眼這個光輝都市…」

  第一次安歌,舞台上的燈光再度飛馳,前後左右的觀眾席上,似乎逐一開始變成失意的孩子,卻不願再看一眼這個光輝都市…

  〈下一站,天國〉前奏亮響了,前排一行六人早已在安歌前一起走了,隔鄰的內地遊人已將心神轉投於手機畫面上,另一邊幾位婦女則在談天說地,再聽到後面幾位觀眾不停互問這是甚麼歌曲之餘,又再繼續邊聽邊分享之前拍攝相片的效果如何如何…此時,不得不決定逃離如此烏煙瘴氣的區域,走上前一行的空位繼續靜心細賞。

 「現在是爛鬥爛,只得這紫荊花金光燦爛;經典的獅子山,越望越像夢幻…」

  〈太平山下〉真的出現有經典的獅子山下引子做Round-up越睇愈像夢幻,願曾經令我們快樂過的香港,如明哥所言:要有安歌



後記:太平山下在紅館,你會發現原來山上的座位,是清一色的紅藍黃綠,反而山下的是多姿多彩,各色各樣,大家心裡又聯想到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