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2日 星期二

慌‧大同


 
   1984年,英國電子樂隊Ultravox有一首單曲叫做〈White China〉,其中歌詞是這樣寫的:

  Will you stand or fall?
  With your future in another's hands
,
  Will you stand or fall?

  When your life is not your own......

  2013年的今天,再重聽細看這首歌曲,再環顧我們活在當下的這個末落世界,人人都似被迫活在同一個既定制度的生活模式之下,另類小眾的自由空間愈來愈受威脅,不難想像我們的下一代將變成《1984》及《妙想天開》電影的主角們…



  好簡單,請留意現在的電視頻道每日在播映甚麼東西?兩個高清中文台每個工作天竟是股市資訊屏幕,由開市到收市時段,高清睇股市,當中又有幾多股民真係睇得清清楚楚,全民皆股,蒙在股裡,投機大過天,然後,賺到錢就有帶你睇豪宅食好嘢節目,幾千萬當碎銀,愈睇愈令人頓生貪慕虛榮之慾念,嬴輸無時定,明天再返回股壇搏殺一番,再唔係就晚晚做職業球迷,睇波又賭波,開場中場完場都有大量借錢廣告輪流登場,安在家中如置身濠江一樣,同樣有另類疊碼仔長伴閣下身旁,嬴到錢又去飲飲食食,輸錢就去其中一間財務易借易還;最新個案主攻宅男一族,唔駛露面只要開聲就借到錢,然後繼續匿埋屋企打機,仲要有美女從天而降登門入室,何止利誘你?直情色誘埋你?

  生活是否就只剩回「行屍走肉」式的衣食住行選擇?這個城市奉行消費享樂主義,好像誘導大家不要太多無謂思想,仿佛最好活在大同世界的庇護所,人人大同就最完美最安全,到最後大家都怕被大眾圈子排斥而甘願同化,就好像聽歌睇戲,大家都只愛跟大隊聽主流睇大片,一定要有共鳴有共識有共同話題,才能借此來建立大同的社交關係,只要表示喜歡聽另類音樂睇獨立電影,即時被別人視為非我族群,投以怪異眼光,全因只要是大多數都沒有聽過睇過的,就等同沒有共同話題可以溝通,刻薄一點來說,連做人都要如此投機。

  1980年翡翠劇場的《親情》,有以下劇情:一位售貨經紀教導另一位新入行同事,做經紀要食腦,要做萬事通,即係對各行各業都要有些認識,這樣就容易跟對方好好溝通,如此建立大同的社交關係,又不是從個人利益出發為終極目的,幾十年來根本從未變過;另外,一對母子跟清潔工人一起在電梯入面,母親卻毫不忌諱對兒子說:「你如果而家唔好好讀書,第二日大個左就要做埋呢D倒垃圾工作…」並邊說邊手指指以不屑目光跟清潔工人對望。



  人生又是否必定要搵到好多好多錢,一男一女結婚生子,有車有樓,最好再有埋社會地位,名成利就,才算是好正常?才算是達到人生終極目標?人生是否就如此這樣為供樓為養車為子女為生計,甚至「為保住份工」,營營役役終此一生,不依循如此「認受性」的所謂遊戲規律,就通通成為俗世眼中的敗者,早前Michel Gondry新片《戀愛幻遊》主角哥蘭見工被揶揄「大食懶」一幕,當他終於要返回現實大制度的身心變化,告別多年自由身的生活習性,為賺錢去接受匪夷所思的工作,到底甚麼才是真生活?哥蘭本身憑空想像的創造力,又是否總要被俗世視為「大食懶」的誤解?

        為保住個飯碗,大家可以忍到有幾盡?

  到底是誰來定斷正常不正常?錯或對?難道大多數公認的思想行為,少數就一定要盲目服從嗎?之前,明哥訪問表示初出道不久,曾於街上碰上一對母子,被他聽到以下一番對話,母親對兒子說:「呢個就係達明一派唱歌果個死基佬…」

  性別從來只是與生俱來的人體外表之別,一個人的內在是美是醜,才是更重要的關鍵,這個地球上的人類,不是男,就是女,人人都是地球人,誰與誰相愛又是否需要任何人審批通過?這個世上如果沒有清潔工人,恐怕你我他早已活在一個個垃圾堆填區,又何解要如此莫視他們為人民服務的功勞?曾經有一套舊片叫做《掟阿媽出火車》,當然不是要你大逆不道,掟阿媽出街,只想大家可以嘗試掟走阿媽或老爸一些封建思維。

  Will you stand or fall?
  With your children in another's world
  Will you stand or fall?
  When your town is not your own......



  可悲的真相,當愈益泛濫失控的資本主義制度,無窮無盡貪婪為首的發展發展再發展,由金錢主導軸心運作,「人都癲」的狂氣大世界下,掌權者仍慢條斯理只說甚麼研討貧窮線問題,大富豪集團的富貴線又在哪裡去,賺到飽滿腸肥的背後,試問當中又已剥削多少低下層的不平等權益。最後,只怕我們都只可被無限期迫壓,自困於「只求生存,不擇生活」的末路窄巷做一世奴隸,就靜待幾時終極大爆煲一鑊熟收場!



  John Lennon名曲《Imagine》,好多人都聽過唱過,尤其成為慈善籌款晚會指定金曲,深受所謂「德高望重」上流名媛及社會知名人士.....等爭相粉墨獻唱,諷刺是他們情深款款展示「歌喉」之同時,究竟又有幾多真正有消化領會曲中「人人天生本大同」之意,而並非淪為霸權大制度下,既得最大利益者迫壓出來的「假大同」群組,有幾多真的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For Today?又要幾多窮富翁大作戰才可以做到No Need For Greed And Hunger?

  John Lennon早有答案:"I Wonder If You Can!"

  沒錯,寫完此文宣洩分享又如何?殘酷現實就是有Greed自有Hunger, 如此不成文定律下,當然只剩Imagine,想吓好喇!


此為2013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AV Magazine @ 15/5/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