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4年11月18日 星期二

亞里叭叭 : 吓!究竟應該點?



   不知在外國人眼中,香港人的咀形是否特別圓?

  當「O咀」一詞未出現之前,我們都愛以「吓!」一聲對不思議事件表示驚嘆之意,只因說出「吓!」發音之時,咀部會自動形成一個接近圓型的張口動作,久而久之,有人就改稱為「O咀」,更進一步的就有「O哂咀」,如是者,假若長期受驚嘆到不能,凡事都荒謬到不可解釋,試問咀形怎能不自圓?更恐怖是自圓其說的始作俑者,盡是擅玩語言偽術的人肉錄音機械人,一群沒頭腦沒思想沒靈魂的共黨傀儡!

  大家還記得九十年代本地獨立樂隊.Huh!?嗎?沒錯,「吓!」是也!19941230日晚上,他們曾於大專會堂舉行《When The Light Is Low》音樂會,是夜.Huh!?首度玩出他們只此一首的原創廣東歌《究竟應該點》,後來亦有收錄於《Let The Dog Bark》現場專輯內;廿年後的今天,我們真的慘受這個停不了「廢府」之言,「吓!」到咀都圓哂之餘,《究竟應該點》同是目前面對的去向問題,「廢府」一直以人民打人民來解決佔領運動問題,陰招盡出,有目共睹,對於身處佔領區公民抗命五十多日的學民們,如對牛彈琴的蛋與牆膠著狀況,正如歌詞所言:「擔住支煙,對住個天,指住上便,擘大個口,我究竟係咪痴咗線,我好想改變!」


  如果你有到過金鐘或旺角佔領區,都或曾碰上.Huh!?結他手Edmund在現場玩音樂聲援支持,鼓手肥仔明亦同樣經常以其街頭鼓樂出席不同的公民抗命集會遊行,繼續為民發聲;提到「吓!」,當然少不了黃秋生1995年專輯《支離疏》內,一首難得一聽的Punk Rock本土佳作《吓!》,事實上,此碟幕後製作班底亦佔重43.Huh!?,包括有Edmund、肥仔明及田雞三人,回看當時香港面對97回歸,人心惶惶,末日式搶錢移民成瘋,「眼看這個世界已經無厘頭,個個變到無哂知識似野獸,郁D攞刀抆槍,分不清楚忠奸,咪再惹我,我受夠…」當年今日,是否愈聽愈身同感受?甚至有過之而無不不及?


  終於明白為何爭取民主廿幾三十年連桔到未有,好簡單,只要從Youtube找回1989年《民主歌聲獻中華》片段一看,中港台演藝界如何眾志成城高唱《為自由》,當年他們可以大無畏為天安門廣場的民運學生們遙距聲援,立場鮮明有共鳴,25年的今天,他們又到底在哪裡?難道民主歌聲只是獻中華,動機純屬為表愛國而已,如今面對近在咫尺的香港學運,卻竟然可以不聞不問,不近人情得令人齒冷,活在當下的大是大非大時代,真正站出來的大無畏演藝代表寥寥可數,有人甚至劃清界線為討國內發展搵人仔,只慨嘆曾跟港人一起唱過「茫茫長途憑浩氣,你我永遠兩手牽,去向縱荊棘滿路,濺熱汗,卻未累,濺熱血,卻未懼…」的一眾演藝人,你們是否早已連歌名都忘了,變成《為自己》?

  究竟應該點?只要香港仍有覺醒的人民,這場雨傘運動仍是不滅的長征之旅,七個多星期的最大成效,將689整個無能「廢府」醜陋真面目,如地溝油事件一樣不斷浮面,你想我們的下一代變成是非不分,指鹿為馬的接班人嗎?你想老懵董班子再重蹈亂港之路嗎?你想黑警藍絲帶繼續出手城管化香港未來嗎?你想白色恐怖滲入不同媒體嗎?你想生活在蒙著耳目的一無所有國度嗎?你想一直「O哂咀」有口難言下去嗎?你想「吓!吓!吓!」終此一生嗎?

 「在兜圈,在轉圈,在吐煙,在紥辮,在痴線,在發癲,在兜圈,在轉圈…」.Huh!? 《究竟應該點》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 @18/11/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