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4年6月7日 星期六

《奪命異能》:異人殘酷物語



 《奪命異能》是2012年自己喜愛的電影之一,當時上映反應平淡,甚至有不少劣評迴響,適逢今個周末夜明珠台重播,亦跟大家再分享這一篇舊評。

 《奪命異能》是John Landis之子Max Landis首部編劇之作,故事結構有點似父親三十年前代表作《鬼追人》(An American Werewolf In London)變奏版,同是幾位年青人碰上奇異事件,身心變異且愈鬧愈大,最後同樣差點反轉全世界收場,不同是Max不像父親愛玩黑色幽默,卻偏向較灰暗絕望層面,為主角Andrew送上不幸的青春殘酷物語。

  主角Andrew原是典型怕醜仔宅男,不斷被同學流氓及惡父欺負虐打,還有一位絕症病危媽媽,偏偏身世愈慘,異力愈強,他們誤入神秘地洞時,曾說出「柏拉圖之地穴寓言」,早已暗示Andrew正是寓言中為尋找天堂的囚犯,到後來終於全面失控,要自己成為「最強的捕殺者」,由弱轉強的天變地異,不禁想起活在各種霸權欺壓下的低下層,如此迫人太甚,隨時物極必反。

  另外,全片最寫實又殘酷的重點,就是三位異能青年的微妙關係,當Andrew一語中的道出未有異能之前,Steve根本從未曾當過自己是朋友,而表哥Richard亦不是太親近而已,就如對大家長期留連facebook等社交網站的一群來個當頭棒喝,現實就是這樣可悲,到底哪裡才有真正的朋友?

  Max 與導演Josh Trank都是八十後的荷李活新力軍,成功掌握時代脈絡的實感速遞,全片九成以手提攝錄機即場拍攝,沿途玩異能特技如街頭魔術師表演嘆為觀止,比《末世凶煞》玩得更聰明更迫真,鏡頭並沒有太多眼花頭暈之感,整體令人想起兩套名作《阿基拉》及《挑戰者》,互相有心靈感應之餘,結尾城市高樓肆意破壞的異力比試,玻璃大爆破場面絕對有跡可尋。

  開場前,戲院有一班廿幾人的國際學校小朋友正興高采烈期待觀賞,前半段見到Andrew等人試玩不同異事仍笑得出聲,後半段真的殘酷勿語得鴉雀無聲,完場時只聽到其中一位表態:「This Is Cool!」沒錯,就是愛它夠冷酷!

此為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U Magazine@10/2/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