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1日 星期三

《異空戰士》: 無限復活救未來



  Tom Cruise又做未來戰士,去年《攻‧元2077》講「遺忘」,主角Jack Harper是自我複製的不死精英戰士,今次《異空戰士》William Cage無限復活救未來,勝在「好記性」,強在自我升呢腐朽化神奇,精英同屬如此強制性洗腦模式而生。

  玩重覆特定時空,似《偷天情緣》及《危機解密》變奏版,一日一生的珍惜時光概念,Seize The Day改變命運法,《異》卻更似打機的無限復活程式,Cage可以不斷死去活來於同一Restart點再戰,知己知彼關過關,死法層出不窮,觀眾樂觀其成,雖則無限重覆,卻有無限可能變局,戲味保持高企娛樂性,尤其Cage如何由傻兵變悍將,可是熟能生巧最佳代言人。

  改編自日本科幻小說《All You Need Is Kill》,這個Kill有雙重意義,一是殺異形,一是被他殺,延伸置諸死地而後生理念,Cage死不去就不能推倒重來,負傷即需被殺掉,黑色幽默停不了,機迷肯定更對號入座有共鳴,不能白讓「時間」浪費掉。

  金屬觸鬚異形設定跟《Matrix》及《異獸禁區》同出一系,《雷霆救兵》式的搶灘戰場,殺不完的群情凶湧,媲美《星河戰隊》的視聽震撼,Emily Blunt飾演的Vrataski女神戰士,一把大劈刀型格十足,日漫味濃。

  無巧不成話,《攻》擺明向所謂造物主論作出挑釁,結局甚至親手毀滅它,《異》最後將羅浮宮設成異形基地,不難聯想金字塔下的外星人謎團,自12世紀末至今的羅浮宮秘藏,人類生老病死又是否再輪迴這個主題,明日是否一定復明日?

  另外,異形母體取名為Omega,本是24個希臘字母最後一個之意,英文片名《Edge Of Tomorrow》的明日邊緣,也有天天都是最後今天的隱喻,當Cage最終消滅了Omega,由無限最後的再重新出發,可算是一種釋懷,All You Need Is Kill?到底,我們是否也盲從日復日重覆人生,真要為自己殺掉的又是甚麼?

此為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U Magazine@6/6/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