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6日 星期日

《Lego英雄傳》: 砌出個未來,可以嗎?



           睇完《Lego英雄傳》有感而發:「你甘願一生被人砌,還是自己砌出個未來?」幕後創作班底果真砌得好盡,為一家大細提供大量催化安多芬之餘,糖衣背後潛藏不少反動思潮密碼,主角阿墨跟MatrixNeo之類的「末日救世者」同出一轍,繼續輸出「覺醒吧!」的警世訊息。

        由一個「同化」大世界出發,一切都盲從指引手冊系統化過活,普天同慶高唱「世界會變美麗」,英文曲名「Everything is Awesome!!!!」,只要循規蹈矩,等同安居樂業,日復日重看同一套鬧劇「我條褲去咗邊?」,$300一杯咖啡習以為常,工作就是不斷拆樓重建再拆再建的「可持續發展」規劃,樂此不疲,如此Awesome的維穩大都會生活共榮圈,是否河蟹得似曾相識有共鳴?


        這個序幕令我想起1988John Carpenter《極度空間》,似同對某影子政府的New World Order陰謀論前呼後應,百分百思想控制的洗腦國度,阿墨沒頭沒腦沒個性,正是普羅蟻民的最佳認受設定,片中所謂擁有自主權的「大建築師」,全屬知名人士階層,如林肯,莎士比亞,奧尼爾,甘道夫…等,不言而喻。

        有趣是,電影主題表面是拒絕被洗腦,實則我們又何嘗不是全程被Lego直銷洗腦,女俠溫黛讓阿墨大開國界,穿越其他不同Lego國度,全部有名有姓甚至有Lego 型號沿途登出,問你怕未?若細心留意,全片散佈不少「重覆」式對白不經意植入腦神經,完場人人都不自覺中伏跟住唱「世界會變美麗」一句,值得深究,可圈可點!

        或許,破壞與建設本是Lego世界真理格言,到底,是否任何事物都可以推倒重來,就如雙面魔探重新自畫新面貌那麼輕易簡單?片末出奇不意玩平衡時空,向父權主義正面挑釁,似延伸去年《攻‧元2077》及《末日1000年》同曲異功之妙,現實是試問我們自身及下一代,尚剩多少真正的自主空間?走出戲院後,還不是要向父親大人嚷著買Lego回家玩!

        當人人都開心聽住唱「世界會變美麗」散席離場時,心頭卻湧現明哥的這一曲:



從前從前爸爸你又試過錯過吧
從前從前爸爸你也試過退不下
昨日昨日傲慢一心一心推翻
瘋瘋癲癲的偏見
現在漠視舊事說我太過放肆
孩兒孩兒如無知
為何為何爸爸你懶去聽我說話
為何為何爸爸你永遠要我聽話
*  昨日昨日傲慢
一天一天之間歸於今天的偏見
現在自視自是你說你有愛意
爸爸爸爸如全知
** 是你生我是你在瑣我
是你驚我終於惹禍
是你給我望你別給我
望你不要關心太多
若你經過讓我亦經過
讓我飛去即使折墮
是你生我望你別傷(憎)我
讓我不有一生背負(叛)你
何時何時爸爸你有試過愛我吧
何時何時爸爸你我放棄有高下

Repeat *,**

你那樣永恆
你那樣堅壯
你那樣為大
你似上帝我卻似螻蟻


此為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U Magazine@14/2/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