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4年2月6日 星期四

亞里叭叭 : 那些年,回憶總是紅白的



  今日年初七,人日,想學任達華廣告問大家:「今晚11點,你會做D乜嘢?」又再等倒數?Sorry,今夜沒煙花,新春煙花應該已於年初二燒完,只怪香港自97後哪年煙花特別多開始,甚麼大節大慶都總愛放煙花玩倒數,如此樂此不疲燒銀紙粉飾太平山下,如此每年例牌公布有甚麼新圖案新花款之類又如何,眼前所見等同年度式重播畫面,根本有搵笨實之嫌,背景選曲如是,主持旁白如是,煙花名目如是,群眾反應如是,炮竹一聲真的可以除舊歲?那為何香港本土民生快樂指數卻一直向下墮,大家如此盲目追捧放煙花玩倒數之同時,是否應當醒覺我們曾經共享的民主自由空間同樣在倒數?

紅日的追憶

  那些年,所指是七十年代尾到八十年代中,港人過新年沒有甚麼煙花大匯演,太平山下真太平,新春期間百貨商店尚可休息一兩天,一家大細睇賀歲片真心笑不停,人人尋芳開心四萬咁口,喜氣洋洋,洋溢四方;今時今日,零售業嚴重傾斜自由行導向,十九區陸續相繼淪陷,物價通漲如日俱增,睇賀歲片只能皮笑心不笑,眼淚心裡流是真相;然而,那些年的大除夕夜,你又會做D乜?如果你是六、七十後的樂迷,等睇日本紅白歌唱大賽絕對是開心事,沒錯,這個NHK紅白歌合戰自1951年第一回至今,仍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年度盛事,於20131231日舉行的,剛好是第64回,唉,又見這血染的數字。

  不過,當下J-pop確早進入今非昔比的失勢時代,被K-pop韓流全面趕上是不爭事實,問題是:何解七、八十年代J-pop可以傲視全亞洲?好簡單,只因當時J-pop出產大量高質素的原創歌曲,且有唱作實力派及青春偶像派兩大陣營全放送,前者位位自彈自唱獨當一面,後者個個俊男美女,各有強勁幕後音樂製作班底配套,更重要是他們共同創建J-pop鮮明個性,所謂「有陣自此一家日本除」,既有悅耳動人的東方旋律美,亦混入不同優良的西洋編曲風改造,不似近十多年來的全球Hip-Hop/ R&B一體化,令J-pop獨特本質鉛華盡洗,同流合悶之下,難怪令人更懷念當代的紅日好時代。

少年的告白

  那些年,TVB總會安排在除夕夜轉播紅白,甚至試過於年初期間的下午時份再重播,全賴夠群星拱照大匯演的熱鬧人氣,又適逢J-pop大行其道,我們都視之為過新年最期待的日本音樂節目,也慶幸曾有緣共度如此美好的J-pop光輝歲月,總比新生代如今過年強迫重溫該台的假普選勁歌自己友頒獎好得多;中學時期自己最喜愛的,有型格十足的澤田研二及清純可人的柏原芳惠,其他當然少不了松田聖子、近藤真彥、西城秀樹、中森明菜、河合奈保子…等數之不盡,沒有網絡的舊時代,想得到有關J-pop偶像資訊已非易事,何況可以睇到他們的最新電視演出。

  記得當年分別有兩本最受歡迎的J-pop月刊雜誌「平凡」及「明星」,必屬fans定期追看的集體回憶,每期必附有不同偶像海報貼紙紀念品之餘,書內彩頁且成為本地音樂潮流刊物轉載的圖片來源,如「好時代」及「新時代」等,某年的新春期間,報攤上更找到一些本地出版發行的偶像特刊,就如自己珍藏至今的「搖擺精英」及「Nippon 偶像」,前者屬歐美樂壇偶像如David BowieDuran DuranCulture ClubJapan等,其中更有一幅極搞笑的自製Boy George手執「恭喜發財」揮春照片,後者就等同是紅白歌唱的寫真集,封面所見有齊以上提過的偶像之外,亦有真田廣之及藤谷美和子兩位影壇明星。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