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3年12月27日 星期五

《風起了》: 愛與夢飛行



   宮崎駿今回「風起了,我們要努力活下去」電影主題,歇後語本是「振作吧,日本!」這令我想起去年日清杯麵用高達起動揸水煲的「Boil Japan」,回到1923年的關東大地震及日本大蕭條時代,向311後的日本加油打氣,很有意思。

  當「零式」戰機終於成功飛行的一剎那,從二郎面上流露的內心矛盾,既不興奮且憂心忡忡,表面似跟愛妻離別的心靈感應,實則,不難找到理想與現實的衝突寓意,這些「零式」戰機最後在戰場上製造多少生靈塗炭才是真相,也為日軍侵襲他國的罪孽,如何遭天譴的咒詛懲罰,暗藏自省的反戰意識。

  大家愛看宮崎駿作品,愛重拾買少見少的純樸情懷,嚮往主角總活在藍天白雲及綠油油草原上,二郎跟妹妹說:「人是需要看多些遠的東西 」,對當下人人近距埋首不同手機平板電腦失衡生態,眼光乏遠觀之見,來個當頭棒喝的溫馨提示。

  二郎一心專注研製飛機,沿途跟意大利飛行家夢裡共醉的構思,倒跟宮崎駿本人不謀而合,畢生投入卡通動畫創作,故事經常與歐洲歷史背景連成一線,回看這位日本少年之同時,也可是宮崎駿夫子自道的暗喻。

  飛行是宮崎駿指定動作,《風起了》最感動的飛行場面,卻來自二郎跟菜穗子的情牽紙飛機,更巧妙將兩次相遇的飛掉帽子前後呼應,都市人就是愈來愈忘掉這種非物質的純愛。

  回想片首,那是二郎在夢中走上屋頂的停機坪,展開一幕自由飛行,當時我在想:「人生本是一場飛行棋局」,一切仿似由起機始動,過程不乏高低起跌,大不了回到停機坪休息,然後又再重新起機,就只待下一陣風再起之時,不過,絕不想見到如另一套1986年英國動畫《When The Wind Blows》的風起核塵捲就是了。

此為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U Magazine@26/12/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