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6日 星期一

逃出灣仔2005



   還記得八年前的12月?當年今日是這樣.......

  終於來到世貿開幕日,家住灣仔,開始感受到從未如此守衛森嚴的高溫境界,當日中午時份走到駱克道,寂靜得如死城一樣,平日繁忙時段,竟變成行人稀疏,商舖紛紛暫停營業,就連便利店都要落閘做足準備,加上寒風陣陣,傳來一種暴風雨前夕的不尋常景況。

  警方同樣一早嚴陣以待,駱克道上出現前所未見的密集警岡陣勢,一陣子,上空亦不斷有直昇機在盤旋監視,不少途人齊齊仰天探望,然後,會展對出海面亦有水警巡視,跟示威漁船作近距離貼身監視,如此海陸空三軍式包圍灣仔區,感覺形同置身於一些未來科幻犯罪片中,尤其那些直昇機高空監察的壓迫感,忽然想起尊本卡達代表作《逃出紐約》!

  據知,是次政府耗資近37千萬來搞世貿會議,嘩!《無極》製作費都好似差不多,香港政府真的無極,正如宣傳片所說:「能夠舉辦如此國際大型會議盛事,絕對係香港人難得嘅寶貴經驗。」有時候,經驗跟教訓只差一線,用3億幾換取寶貴經驗?更揚言預計今次世貿會議舉行期間,可為香港帶來1億元收入,真可笑!

  如此人多勢眾的暴亂情況,記得第一集《古惑仔》電影內確曾出現過,陳浩南等眾兄弟,就是跟對頭人在銅鑼灣駱克道上玩哂冷,仍記得主題曲是這樣唱:「灣仔一向我大哂,我睇哂!」如今,竟掉過來,警方恐怕不用再唱:「憑傲氣…」,看見機動部隊及防暴警察在灣仔北跟示威群眾對持之時,警方似乎更合適高唱:「灣仔一向我大哂,我睇哂!」

  沒錯,這幾個月來,傳媒不斷以洪水猛獸式洗腦法,灌輸香港人知道世貿就等同暴動,世貿就如一隻向港人襲擊的大怪獸,更將那些專程來港示威請願的不同國籍民間團體,形容為暴民一樣,總之,就一直不斷恐嚇香港人,根本就沒有清楚解說世貿是甚麼,感覺如同天文台幾個月前已預測到將有一個巨型颶風襲港,還要是由本地政府用高價引導來港,大家要及早做足準備。

  避之則吉,就是香港人這段期間對待灣仔的最安全態度,連小巴及的士團體都呼籲同行應盡量不要駛到灣仔一帶上落客,有需要這樣過度恐慌嗎?


  這一夜,看著他們在告士打道通宵抵抗到底,為的只是可以入到會展,為的只是想開會的人可以知道他們有多苦,盡在今夜,一個只得11度的寒夜裡…



  其實,是次港府動用3億幾來搞一場WTO會議,開會的只在不斷開會,示威的只在場外盡量發聲,同樣是有朋自遠方來,那些部長級可以有BMW專車接送,享用港府耗資3億幾的所有款待,可憐的,這群每人自資7千乘飛機來訴求不公平貿易的,最終只有幾架囚車運送,受盡所有胡椒噴霧及催淚彈,他們為的只是可以讓他們可以繼續自力更生,依靠農業終生到老,可是,一眾部長卻只躲在會展避護所內,不聽不聞,繼續由大財團大強國支配,他們口口聲聲的滅貧,根本就想把貧民消滅,不是把貧民脫離貧困!

  你說,這個世界究竟怎會變得如此本末倒置,明明有好多窮人在捱生活,生計難保,卻又可以若無其事拿3億幾搞一些沒完沒了的談判會議,人人都知要達成共識要花好耐時間,達成後去實行又話要到2013年之類,大家就只不斷在「開會開會開會」、「補貼補貼補貼」…

  沒有人知道明天會怎樣?
  Tomorrow Never Knows

  那3億幾可能早可以救了很多人…

  可悲的,從電視新聞裡,竟看到有香港市民從高空向示威人士投擲水彈,這種落井下石的做法,非常無知可恥,同樣地,聽到那些演藝界人士的回應,更令人感到悲涼,好多年青新一代「偶像」紛紛表示如何受到示威事件阻礙他們要出席的活動演出,甚至有人更叫韓農快些搭夜機離港,然後,當然是灣仔區商戶食肆紛紛表態做少幾多錢生意…


此為2013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AV Magazine @ 12/2005)

  後記:如果八年前真是「達成後去實行又話要到2013年」,轉眼間,今年已是2013年,事實到底又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