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3年11月16日 星期六

香非香,港非港



   還記得一年多前,全城港人為一億六合彩橫財夢掀起熱潮,當時人人都預想中一億頭獎的心願,也有人跟大家分析一億港元可以做甚麼?結果,原來對於一些坐擁本地豪宅的大富翁來說,真的只算是碎銀而已,只因原來以全港最貴的天匯豪宅,一個五千六百幾呎的分層單位計算,成交價已達三億六千萬元,就算一注獨得該期頭獎的話,也只能買到三分一個單位而已,由此可見,香港貧富懸殊兩極嚴重得有幾嚇人?

  實在,如果以一億港元來跟一位時薪只有廿八元最低工資的打工仔相比,就以每月工作二十四日,每日九小時來計算,要賺到一億元,正好相等於要工作一千三百七十七年才達到,一個人有冇七十七年命都未知,尚有一千三百年尾數未計,你說這個兩極世界是否人都癲!
 
  資本主義大社會早已失衡失救多時,我們根本一直活在1927年 Fritz Lang驚世代表作Metropolis的大都會之下,被迫加入這個金字塔式階級觀念制度,成為大多數的低下層奴僕,為生存而賤賣自己精神時間及勞力,如扯線公仔般受控於上層掌權者,成就他們永無止境的貪婪慾念,為他們沒完沒了賺取更多更多財富進帳,卻只換來愈來愈不成正比的酬勞待遇,到底是Money Makes The World Go Round?還是Money Makes The World Go WRONG?

  這些年來,這個香港變得愈來愈陌生不特止,香港人心亦同步變得愈來愈向下墮,一切以功利為先,人格可以置身事外,甚麼都要等價交換,歌神許冠傑 1981年《我問》有這樣的歌詞:「我問,點會從前咁可親,不知懷恨, 不結仇人,相信個個係好人。」今時今日,人善被人欺早已見慣不怪,每間大公司,每個辦公室,原來都總有好多牛鬼蛇神是真的,爾虞我乍的,勾心鬥角的,口是心非的,不可一世的,笑裡藏刀的,先敬羅衣後藐人的,自以為是的,好管閒事的,諸事八卦的,你猜我忌的,還有更多「人格沒品,但自覺好有品....味」的,心空夾窄的小人,比每晚八點辦公室處境劇集更3D更立體,每天都在你我他的工作舞台熱爆上演中。

試問港鐵落足宣傳之下,又有幾多港人真的會左右兩邊企,你睇每日煩忙時段點解排長龍搭電梯主因,原來好多人都排在右邊慢慢等入位,左邊就總自動疏通讓人行上行落。

  香港人的起居生活習性有多陋,就以港鐵為例,大家由月台以行人扶手電梯到出口處,總有一個好自然的奇觀現象,就是有九成人都會忽然自動全部靠右企,令左邊自動形成一條沒有人企的暢順通道,好似好自覺地讓出來給予餘下一成趕急的人,因為他們自會從左邊急步行上,如此陋習其實是由以前地鐵一手造成,只因當年地鐵為疏導人流,曾想出呼喻乘客靠右企指引,讓出左邊通道給趕急一族行走之用,後來,大家都知道此類行人扶手電梯是不應該任意行走免生意外,地鐵亦再沒有如此指引,不過,習以為常之下,今時今日各港鐵站內依然墨守成規,人人都自動靠右企,如果你靠左企又不是行走的話,少不免會有一點尷尬問題出現,好似阻住地球轉一樣。

  已不知在港鐵電梯遇上多少次類似荒謬劇場,曾見到一位好心急的年青人排隊搭電梯,怎料他正想從左邊的所謂「通道」向上行之際,偏偏有人好有規矩地「握扶手,企定定」,於是此年青人就立即高聲疾呼「行開D呀!阻住條路!」,語氣極其憤怒不滿似的,試想,當時電梯左右兩邊都是企滿人,你如此急步直衝已夠不守規則,還要這樣沒品德,我們的新生代到底出了甚麼問題,這個社會的公民品德,到底又已失衡到甚麼嚴重狀況?

  搭港鐵如是,搭的士亦如是,有九成的士司機都總是不愛找回五毫子的不成文規矩,即是如果該程車費顯示為廿一元五角,你付三十元紙幣後,通常都會「老奉」找回八元,好的尚算跟你說聲多謝,就請你落車,有幾多又會要求司機找回那五角呢?相信,九成搭客都習以為常不用找回那五角吧!問題真的視乎的士司機是否有禮貌說聲多謝回報?還是真的「老奉」硬食你五角之別!

外型上,巴士錢箱跟賣旗錢箱分別不大,不過,後者的巴士公司當然想你多多益善,少入必驅,被車長驅趕落車。

  同樣是Pay Exact Fee,搭巴士亦好有問題,除非閣下是八達通用戶,否則真的好難Pay Exact Fee,君不見好多巴士收費設定都非常別有用心似的,好似以前過海隧巴一般收費都是八元九角,那就真的十分困難地Pay Exact Fee,因為通常你袋內有好多一元兩元五元五角碎銀,就是獨欠一些一角兩角之類,要湊夠八元九角不是易事,結果,為免麻煩,好多人都甘願付出九元入落錢箱內,多付那一角就豪給巴士公司!如是者,當人人都自動付多一角幾毫,你話每程車資埋數,巴士公司可以額外賺多幾多收入?

  生於斯,長於斯,香港愈存愈多壞死「喪屍」,喪心拜金的「走肉行屍」,$$$$$$$$$$$$$$$$$$$$$$$$$$$$$$人人望錢莫後退,錢途似咁!


Bonus Track : 陳美齡《香港香港》,回看這個仍在香的港,維多利亞港有多廣有多闊,民生有多開心有多自由,那是1982年的香港,那才是我們最愛的香港,讓我好好想昨天!

敬告大家,若然仍有自由的生活時間,應當好好盡情享受及盡其擅用,否則,最終被迫面對現實的殘酷,受盡制度下的支配人生就後悔莫及。

此為2013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AV Magazine @ 30/5/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