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9日 星期六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 獅山下赤色瘋暴



   想起來,近年軒尼詩道真的紅Van不見了,紅的就多得是.......

  這架由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奇遇記,則似《Lost》及《The Walking Dead》港版變種,玩時空玩喪屍玩沒人都市,問題是一齣兩小時電影,跟電視劇集不同,為刻意賣大量關子留待下回分解之下,導致整體節奏愈走愈散亂失控,你可解說這是破格的瘋狂,卻引証陳果導演其實早已掌握港民心理,未算拍得完善極致,勝在輿論補完解說,全城齊聲推波助瀾,怎不放膽玩盡去。

  沒有看過原著小說及盡量避開任何媒體報導前設下,仍是會被「香港沒有了」這五個宣傳字句先入為主,將魔幻獅隧設定為一個臨界點,獅山下「我哋大家」時代精神,由有變冇的剎時覺醒,到最後紅雨灑地的終極赤化,再想一想紅Van上的這一群港人代表,絕可能是赤色洗腦機器,又或新世界秩序,最想滅絕改造目標對象。

  災難見人情,同Van是否必共濟?兩個主景紅Van及茶餐廳群眾好戲氛,外憂內患,人心難惻,媲美Frank Darabont《霧地異煞》,同樣凸顯人類在無政府狀態下的人性大考驗,在「我哋就係社會」大前題下,仍需尋找一個新領導,又或因循信念各分黨派收場,有趣是今回的紅Van上,暫似由過氣大佬任達華如拾回《黑社會》失去的龍頭棍般帶頭起飛。

  無論將政治密碼對號連線當成主菜,抑或黑色幽默Cult元素植入調味,現場觀眾過癮得不亦樂乎是必然,正如「上帝要你滅亡,必先令你瘋狂」,身在戲院心在看,回想片中種種荒謬得不思議的內容情節,跟離場回城目空一切的實況劇場不遑多讓,或許愈見慣不怪,愈只能喪笑一場當沒事,轉化一字一刀的圍插宣洩,血仍是冷。

  可悲的事實,跟百姓意願失去聯繫的是一位大獨裁者,香港倒數早於17年前一夜之間啟動,完場曲《Twenty Seven》感觸過後,想起假音人舊作《特首不見了》,可以嗎?


        香港不是沒有了,只要特首不見了........


此為修改版本 / 原文刊於U Magazine@17/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