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
2003年,
「睇驗生活」專欄AV Magazine刊出,至2013年6月完結, 沿途分享音樂、電影、電視、廣告、生活、時事…多元感想, 由個人週記化成民生紀錄, 如今首度網上改版重生, 回味十年喜怒哀樂, 繼續延伸未來僅存的共同記憶體

2013年8月28日 星期三

安全地帶 I : 緣來香港情不變




   可能,對於八十後來說,安全地帶已被列入恐龍級樂隊界別也說不定,加上他們於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曾作解散,直至2002年才再重組復出,致令他們的樂迷曾出現斷層問題,當然,玉置浩二的個人魅力,總算隨年有增沒減,2010來港宣傳訪問時,他更笑言安全地帶近年亦吸納不少年青女樂迷,由音樂到個人形象,確是不容置疑的樂壇長青樹。

  安全地帶當年能夠在香港急速走紅,他們所玩的抒情感性AOR流行曲風,與及玉置浩二非常優美的旋律創作,再加上其觸動心靈的真摰演繹,成功建立只此一家的安全地帶聲音風格,樂隊本身實力早已不容置疑,不過,需知道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尚未有互聯網之時,要將一隊日本樂團引進香港市場絕非易事,本地唱片公司卻想出一條絕橋,正是擅用改編廣東歌版本的引導法,近水樓台的先天條件下,當年本地寶麗金唱片便迅速以譚詠麟主唱改編的《酒紅色的心》先聲奪人,將安全地帶同步順利入境。

  這一點,不得不提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J-pop唱作熱潮,如何締造無數自成一格的出色唱作人,好像五輪真弓、大貫妙子、村下孝藏、中島美雪、松山千春…等,共同為日本流行音樂歷史留下多不勝數的流行名曲,正所謂真的繞樑千日長青經典,首首都有不同的聽後感,也驅使本地樂壇掀起一陣改編日本歌熱潮,相對於現今的J-pop樂壇的疲乏走勢,當然不可同日而喻,只怪近十多年來,全世界的音樂潮流都變得全面一體化,以類近的Hip-HopR&B倒模式循環生產,根本再分不清歌者是屬於哪一個地方的音樂風格可言?反觀以前的J-pop出品仍渗透濃厚的東洋味道,主旋律是可以銘記於心,時下卻側重於豐富層次的天碟靚錄音編曲製作模式,企圖來掩蓋旋律創作素質不足的缺點,一切已變得本末倒置。

當年本地雜誌的安全地帶唱片廣告,留意「上市即成金唱片」的宣傳字句,時至今日,此精選原裝舊版CD仍是有價有市的炒賣品之一。

  安全地帶五位成員由中學時代夾band至今,友情相關照不在話下,最重要是他們絕對尊重大家各自的身份位置,畢竟,不少樂迷都知道安全地帶看似等同是玉置浩二的個人樂隊,這也是外界經常會產生的錯覺,只因安全地帶所有歌曲九成九都是出自玉置浩二手筆兼主唱,沒有玉置浩二,就沒有安全地帶,實在,正如玉置浩二不斷強調他們是一個整體,當五個人走在一起玩音樂時,享受之情盡在不言中。

  作為一個忠實樂迷來說,其實也能聽得出玉置浩二個人專輯跟安全地帶分別所在,最明顯當然是編曲處理部份,回看玉置浩二在Kitty Records旗下推出的首兩張個人專輯《All I Do》及《崇拜》,前者專程走到歐美跟外國音樂人合作擦出不一樣新火花,後者則以感性浪漫ballad為主,雖則仍有不少安全地帶餘韻,卻已聽出其嘗試探索的取向,及後整個九十年代,玉置浩二更全程投入田園藍調民歌世界,簡單直接的編曲手法,跟安全地帶招牌式的細膩浪漫層次變化已截然不同,雖則期間舊隊友如結他手矢荻涉及鼓手田中裕二都有沿途參予錄音及個唱演出,卻已同時融入玉置浩二的個人音樂新境界。

  有趣的是,直至2002年安全地帶終於推出闊別近十年的回歸新專輯《安全地帶IX》,還有緊接2003年的《安全地帶X》,兩碟同屬由Kitty Records過檔Sony Music的出品,卻同樣忽然變得很玉置浩二的個人專輯,只怪這十年多的潛移默化影響下,無論唱作、編曲及玩奏各方面,整體表現確未能重拾回安全地帶當年超凡本色。


1987年的演唱會宣傳單張及訂票表格,設計概念跟1990年《安全地帶VII─夢之都》唱片封套同出一轍,同樣有型好Feel。

  多年前,本地唱片公司曾推出一款名為《安全地帶/玉置浩二改編作品集》雙CD合輯,合共32首廣東改編選曲,再度喚起大家對玉置浩二及安全地帶對本地樂壇有多大影響力,敢說是前無古人,也應該後無來者的驕人紀錄,玉置浩二本人到底有幾愛香港?相信,除了這批廣東改編歌每年為他的版稅進帳不少外,他曾秘密在港居住一段短時間,更碰巧成為澳洲樂隊Inxs鼓手Jon Farriss鄰居,及後更於其首張個人專輯All I Do》內,特別唱作了一首名為《Hong Kong》之作,強而有勢的up-tempo節奏,正好反映玉置浩二對香港急速生活節奏的親身體會;當然,能夠先後舉行過6次香港演唱會,場場爆滿座無虛設,香港樂迷確有好福氣,印象中,1986年紅館有男歌迷衝上台要求跟玉置浩二擁抱,也記得1988年紅館演唱會尾聲,突然公開宣布安全地帶暫停活動的聲明,隨即震驚日本藝能界,這段經典時刻更被輯錄於是次演唱會的錄像出品內。

  對於玉置浩二跟香港歌手的星星相識,眾所周知,最老友鬼鬼當然是譚校長,當年唱片公司更特別邀請玉置浩二跟譚校長在錄音合唱《酒紅色的心》中日麗音版本,成為一時佳話,三年前跟玉置浩二專訪,他亦即席用半鹹淡廣東話唱出幾句《拒絕再玩》及《月半彎》,發現原來他自己都幾熟聽這些本地改編版本,就知道他有多喜愛香港這個地方。




  要數近二十年最好賣的玉置浩二或安全地帶專輯,肯定非1999年玉置浩二以acoustic手法重唱安全地帶經典的《酒紅色的心》專輯莫屬,此碟多年來深受樂迷及Hi-Fi發燒友推崇備至,尤其是最初回由Funhouse旗下推出的首批版本,一直成為高價絕版炒貨,之後轉為Sony/BMG旗下亦曾先後推出過SACD及限量金碟版本,全部都變成絕版極品,後來再度推出復刻版本,亦有HQCD甚至黑膠版本,總言之,再度証明安全地帶的經典金曲有多厲害。(待續)

左)好時代雜誌的兩版廣告(右)當年香港演唱會獨有的免費精美場刊

Bonus Track:仍深記得1986年4月28日的紅館演唱會,因為那是自己生日的翌日,於是一早訂票跟同是4月生日的弟弟二人一起觀賞兼慶賀,而更重要的歷史見証,就是我們當晚用上Walkman偷錄了差不多整個演唱會實況,最令自己值得珍而重之的,除了能夠收錄〈夢之延續〉極罕有的Live Version外,還有就是自己跟弟弟一些零碎的即場說話。